富勒姆农场主 > 武煉巔峰 > 武煉巔峰 正文 第四千一百四十三章 我愿降

富勒姆与阿森纳:武煉巔峰 正文 第四千一百四十三章 我愿降

    七個葫蘆小人對應了陰陽五行之力,個個都能孕育五品,在那無老之地中,圣靈金兀選擇的承載者茍姓男子便曾催動這七個葫蘆小人的威能,給楊開極大的震撼。

    只不過當時他還留了一手底牌未出,直到進了世界果中,被楊開追殺不放,逼不得已才施展最后的手段。

    此刻楊開如法炮制,葫蘆藤貫穿七個葫蘆小人,那陰陽五行之力齊聚藤上,華光溢彩,彼此在其中相互交融,相生相克,化作一場場輪回,演變無窮奧妙。

    借助葫蘆藤演化出來的開天之力,楊開持藤朝陳天肥掃去。

    陳天肥大驚,他畢竟只是四品,雖與五品只相差一個品相,可真正的實力卻是天差地遠,若非如此,他也不至于對趙百川那般畢恭畢敬。

    抬起兩只手,鼓蕩一身力量,拍出漫天掌影,同時身形急速往后退去。

    葫蘆藤掃來,掌影崩散,在陳天肥驚駭欲絕的注視下,狠狠地抽中他的身軀。

    “吾命休矣!”陳天肥心中哀嚎,面上一片死灰。

    不過下一刻,他便發現事情跟自己想的有些不太一樣,自己確實被那長藤掃中,可并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勢,那葫蘆藤中逸散出來的是五品開天的氣息不假,但真正能發揮出來的威能,卻是不足三品!

    這藤子,赫然有些外強中干!

    并非葫蘆藤不濟,而是楊開本事不足,正如那茍姓男子底蘊不夠一樣,縱然手持這樣一件大殺器,也無法發揮出它全部的威能。

    當初在那果中世界,茍姓男子若是真的能催動五品開天之力,死的就不是他,而是楊開了。

    楊開雖然依仗金烏鑄日法相神通,能與下品開天一較長短,可面對五品還是只有引頸就戳的份。

    茍姓男子發揮不出葫蘆藤全部的威能,被楊開斬殺,此刻楊開遇到的情況與他一樣,也是無法催動葫蘆藤的全部威能。

    不過,楊開從未想過自己憑借葫蘆藤就能殺掉陳天肥,有這一瞬間的威懾就足夠了!

    “盧雪!”不等陳天肥再攻過來,楊開爆喝一聲。

    盧雪早有準備,在楊開祭出葫蘆藤的時候便已催動秘術,此刻眉心忽然裂開,仿佛長出了第三只眼似的,從那眉心處,一道手指長短的金色劍氣,忽然斬出。

    眉心劍!

    此秘術是盧雪最強的底牌,當初她依靠這一招差點在太墟境中斬殺了赤蛟,所幸赤蛟體型龐大,又有龍族血脈,生命力頑強,這才僥幸不死,即便如此,赤蛟的背部也被斬出一道巨大的傷口,差點腦袋都被斬了下來,后來將養很多天才得以恢復。

    在鏖戰貝玉山的時候,盧雪都沒有動用這一秘術,只因這秘術并非隨心隨欲而發,而是需要一定時間的積累,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催動第二次。

    她留此秘術,主要就是為了對付陳天肥。

    眉心劍氣斬出,瞬息間便斬至陳天肥身后。

    陳天肥雖未看到,可背后仿佛長了眼睛似的,身形一扭,倉促躲避。

    嗤地一聲,鮮血飛濺,陳天肥肩頭處,立刻出現一道巨大的傷口,那傷口足有一尺長短,從肩頭斜下,胸膛裂開,幾乎可以看見里面跳動的心臟和蠕動的肺部。

    如此創傷,可以說是及重了,更不要說那傷口處還縈繞著精純的劍氣,不斷地破開陳天肥的血肉。

    不過受傷雖然不輕,可這家伙終究未死。

    盧雪心道一聲可惜,剛才若是稍稍偏左一點的話,就能斬下陳天肥的頭顱了,然而這死胖子反應實在太快,在這種局勢下居然都能避開致命的一擊。

    身受重創,陳天肥眼珠亂顫,面色惶恐,根本不敢再戰,連被困在大陣中的大當家也顧不得了,身形一躍,沖天而起,直朝七巧地大陣的破綻處沖去,顯然是想逃離此地。

    “哪里跑!”盧雪持劍殺出,緊追不舍。

    楊開則是身形一晃,直接來到陳天肥前方,攔住了他的去路,手中葫蘆藤又是一抖,化作長鞭朝他抽下。

    陳天肥咬牙,色厲內荏地爆喝:“不想死就滾開!”

    方才楊開動用過葫蘆藤,讓他瞧出了這藤子的底細,是以此刻也不是太懼怕,說話間不閃不避朝楊開沖殺過去,抬掌迎上葫蘆藤。

    轟地一聲,陳天肥身形微震,葫蘆藤上,七個葫蘆小人被打出原形,演化的開天之力也就此煙消云散。

    這東西使用起來雖然方便,但卻不能遭受太強的沖擊,否則小葫蘆們受損,就會陷入沉睡之中,再無法動用。

    陳天肥打退葫蘆藤,速度又漲。

    楊開收了葫蘆藤,祭出蒼龍槍,悠然道:“阿肥,七巧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地,休做那無用之功了!”

    說話間,背后一輪圓日躍出,大日煌煌,光芒耀目,在那大日之中,有金烏啼鳴。

    “神通法相又如何,擋我者死!”陳天肥怒吼。

    神通法相雖然不錯,趙百川更是點評過楊開憑此神通法相足以和下品開天一較長短,但他陳天肥可是中品,在開天境的世界中,中品與下品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境界,一如天和地的差別。

    只要突破楊開這個關隘,沖出七巧地,他便能逃出生天,到時候這天大地大,何處不能容身!

    只可惜赤星剛站穩腳跟,就被楊開這廝暗中謀算,失了先機,連諸多當家都葬身此地。

    陳天肥對楊開的心頭之恨,便是傾盡三江五湖之水也洗刷不清。

    咔嚓一聲炸響傳出……

    陳天肥亡魂睫冒,抬頭望去時,只見視野被一道電芒充斥,天空之中,一道巨大的雷霆直朝他劈落下來。

    關鍵時刻,月荷分心相助!

    她掌控大陣之威,之前就能以一己之力困住趙百川和陳天肥兩人,此刻迷霧內只剩下趙百川,她應付起來自然游刃有余,一直都有一部分心神關注在外界,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斷了陳天肥的生路。

    雷霆劈落,陳天肥狼狽躲閃,可那雷霆速度何其之快,他又怎能躲開。

    雷霆轟在頭頂處,陳天肥頓時慘叫一聲,渾身電芒狂閃,抖似篩糠,那肩頭處的巨大傷口,立刻傳出一陣焦糊的烤肉味。

    便在這時,楊開持槍殺來,蒼龍槍尖上,金烏鑄日神通法相彌漫恐怖威能,將陳天肥罩的嚴嚴實實。

    轟隆隆……

    一道人影從天空中急速墜落,形容狼狽,氣息沉浮不定,不是陳天肥又是誰。

    他先是被盧雪施殺招打掉了一身肥肉,失去了最強大的防護手段,又被眉心劍斬成重傷,再被月荷擦控大陣施雷霆之威所創,楊開一招金烏鑄日立刻建功。

    嚴格來說,楊開的攻擊不過是錦上添花,金烏鑄日雖然不俗,可楊開畢竟底蘊不夠,正常狀態下的陳天肥,隨手就可以破去這神通法相,可他被盧雪和月荷兩人打的暈頭轉向,倒讓楊開撿了一個便宜。

    轟地一聲,陳天肥砸落在地上,地面立刻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

    不等他爬起來,盧雪已經沖殺了過去。

    楊開立于虛空,俯瞰下方,收了蒼龍槍,輕輕地吐出一口濁氣。

    大局已定!

    陳天肥遭遇重創,一身實力十不存七,反觀盧雪卻沒什么消耗,勝他不在話下。

    陳天肥已經解決,剩下的就是趙百川了,而在掌控了大陣的月荷面前,趙百川亦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落敗身亡只是時間早晚。

    望著這偌大的七巧地,楊開心情不禁有些古怪。

    他跳出乾坤的束縛,來到這三千世界,第一個落腳的地方就是此地,因為在這里的種種遭遇,對此地沒有半點好感。

    只是他也沒想到,種種因緣際會之下,這七巧地竟會落到自己手中。

    而這一切,全虧了當初許晃臨死之前送他的那一枚大陣玉玨。

    世事無常??!

    不過這樣也好,有了此地,他在這乾坤之外也算是有安身之處了,第一棧雖然不錯,有老白等人情投意合,有老板娘對他照顧有加,但那畢竟是別人的勢力,他日后想要將星界的人帶出來,非得有一處基業才行。

    這七巧地正好符合他的要求。

    看樣子,還是先不急著回第一棧,而是要回一趟星界了啊。

    世界樹的根須他已入手,該去試試這東西對星界有沒有用處了。

    正這么想著的時候,那邊陳天肥忽然高呼:“降,別殺我,我愿降,供奉大人饒命!”

    楊開扭頭望去,只見陳天肥凄慘至極,被盧雪壓制的根本抬不起頭,身上多處傷痕,渾身浴血。

    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被斬殺當場。

    生死關頭,他也顧不得什么尊嚴和面子,當即開口投誠。

    盧雪黛眉一皺,攻勢放緩,扭頭朝楊開望去,面露征詢之意。

    楊開不為所動,淡淡道:“阿肥,現在投降怕是晚了,更何況,縱然你愿降,我也沒本事收你啊,所以,還是請你速速死去吧?!?br />
    他自家人知自家事,不過區區帝尊而已,怎么可能駕馭得了一個四品開天?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