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病寵成癮 > 章節目錄 第二十六章

曼联对富勒姆直播:章節目錄 第二十六章

    ( )宋辭悶哼了一聲,聲音暗啞,像很舒服,又像不舒服,性感得一塌糊涂。

    阮江西問:“你不舒服嗎?”

    有點天真,有點懵懂,又有點不知所措,完全不像平時的理智清貴,簡直就像……小妖精。

    秦江不得再次感嘆酒這個好東西,甚至萌生了一種大膽的想法,下次要不要也給他老婆也喝點。想遠了,他繼續偷聽,隱隱約約,斷斷續續,是宋辭的聲音。

    “沒有,不要停,我們繼續?!?br />
    然后就繼續……啊……繼續啊……

    秦江捂住老臉,又捂住鼻子,特么的,要不要這么熱火。過了很久,秦江腿都蹲麻了,對面的國道上路過了十七輛轎車,五輛面包車,三兩卡車,宋老板車里才消停。

    宋辭問阮江西:“江西,你喜歡和我做這種事嗎?”

    聲音很愜意,很愉悅,很饜足。

    阮江西有點昏昏欲睡“喜歡?!?br />
    “我也喜歡?!彼未喬琢飼姿拇?,又吻去她眼角的晶瑩,歡快極了,說,“很喜歡?!?br />
    宋辭龍心大悅了,然后,又過了二十分鐘,才讓秦江上車,一路上,秦江都不吭聲,覺得這個時候,還是不要說話為妙,宋辭顯然心情非常好,撐著頭看睡著的阮江西,偶爾,親親她。

    至于阮江西嘴里說的‘那天晚上在床上做過的事’到底是哪種程度的事,秦江不敢揣度,不過宋少那一臉魘足的模樣,想必不會換了那個將阮江西灌醉的經紀人。

    開了十五分鐘的路,到阮江西住處時已經快十二點了,秦江將兩位主子送到了阮江西家外面的巷子里就驅車回去了。

    宋辭將阮江西抱進屋里,把她放在臥室的床上,脫了她的外套和鞋子,然后去浴室拿了塊毛巾,給她擦手和臉,動作很輕,阮江西并未醒過來。

    宋辭去浴室換毛巾了,趁這個空檔,宋胖鉆進了臥室,小胖身子一蹭,就跳上了床,然后用爪子把被子刨開,鉆進去,在阮江西胸前拱啊拱:“汪汪汪!”夜宵,夜宵!

    這個點,正好是宋胖的夜宵時間。

    然后,宋胖成功地把阮江西鬧醒了,她睜開眼,惺忪迷離,水霧蒙蒙,有些迷惘,顯然,還未酒醒。

    “宋辭?!彼傲艘簧?,處于迷夢的狀態。

    宋胖揮爪子:“汪汪汪!”

    然后阮江西睜著眼盯著天花板了一會兒,就坐起來了,忽然笑了笑。

    “宋辭?!?br />
    宋胖很配合地哼哼唧唧。

    阮江西張開手:“宋辭,抱抱?!?br />
    宋胖好高興,立刻撲上去。

    “宋辭,我要親親你?!?br />
    阮江西正要去親宋胖的肉嘟嘟的腦袋,忽然,懷里一空。

    宋辭直接提著宋胖的脖子,狠狠一扔,做了個拋物線,扔到了幾米外的地毯上。

    “汪汪汪!”宋胖打了個滾,四腿一蹬就要往床上去,宋辭冷冷一個眼神砸過去,然后它就慫了,老老實實地趴在床邊的地毯上,哼哼唧唧地不敢上前。

    “宋辭?”懷里一空,阮江西不滿地皺著眉。

    也不知道阮江西喊的是哪個宋辭。

    宋辭扶住阮江西搖搖晃晃的肩,很鄭重地告訴他家還沒醒酒的江西:“它不是宋辭,我在這?!貝展?,又告誡她,“江西,你可以抱我,親我?!?br />
    阮江西將眼睛又睜大了幾分,蒙霧的秋水翦瞳怔怔盯著宋辭看。

    “宋辭,宋辭?!彼藕傲撕眉干?,似乎不確定,又伸出手拂著宋辭的眉毛與輪廓,“宋辭,”

    她喊得急切,慌張,有點害怕,就像剛才在車里,突然便在眉頭染上了荒涼的悲傷。

    今天她確實喝得有點多,醉得太厲害,大概像她的助手說的,江西不太喝酒,更極少醉酒,所以,一旦喝醉,所有平時掩藏得最深的感情,通通噴涌而出。

    “嗯,是我?!?br />
    宋辭抓著她的手,輕輕咬了咬,她似乎這下確定了,笑瞇了眸子:“宋辭?!比緩?,突然又紅了眼眶,“你是宋辭?!?br />
    這樣反復又炙熱的情緒,大概藏得太深了,突然找到了發泄口,便洶涌澎湃。

    她一定藏了好多好多心事,好多不為人知不為人言的殤,藏得太久太累了,不然,何以幾杯酒就讓她這么不堪負累,完全崩塌了。

    宋辭狠狠將她抱進懷里,在她耳邊說:“是我,我是宋辭?!?br />
    他懷里的人突然僵了一下,然后一動不動著,只是側著頭看著他,突然,眼淚濕了眼睫。

    “宋辭,你怎么才來?我等了你好久?!彼拮?,緊緊抓著宋辭的衣服,然后,泣不成聲,“媽媽死了,只剩我一個人了,你別不要我?!?br />
    宋辭整個人都僵了,然后顫抖,抱著她一起戰栗著,他從來不知道他的江西,這么害怕,這么絕望。

    她哭著,一直搖頭,滿臉的眼淚落在宋辭的脖頸:“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他們死……”

    “宋辭,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斷斷續續,句不成句,聲音嘶啞,像只小獸在宣泄地喊著,“你別怪我,你別怪我,不要扔下我好不好?”

    宋辭從未如此痛恨過自己,這樣無能,不能替她一分,也從未這樣討厭過自己沒有一丁點記憶,哪怕是一點,那他一定會告訴他的江西:不,不是你的錯,我不怪你。

    她一直一直哭著,從不愛哭的人,大概要將藏了十五年的眼淚,全數流出,所以,這樣泛濫成災,不能自已。

    她說:“宋辭,是我不好?!?br />
    她說:“我不是故意的,你別不要我?!?br />
    她說:“宋辭,我怕,我很怕?!?br />
    心,疼得快要窒息,宋辭突然覺得眼眶很熱,臉上溫熱的液體滑下來,他不知道是阮江西的淚,或者是他的。

    他的江西,怎么能這樣要他的命。

    宋辭抱著她,一起躺下,將被子緊緊裹住她冰涼冰涼的身體,一遍一遍親吻她的眼睛:“不怕,我在?!?br />
    她的哭聲,似乎小了些,緊緊抿著唇,臉上一丁點血色都沒有,仍舊在輕微地顫抖,嘴里,念著宋辭的名字。

    “江西,別怕,是我,我在這里?!彼未撬繃慫北凰У猛ê斕拇?,一點一點輕輕舔著,輕聲說,“我怎么會不要你,這輩子都不會?!?br />
    宋辭一遍一遍重復這句,漸進,她緊閉的眸子,安靜了,只是,宋辭抱著她的手指,始終在輕顫。

    到底十五年前,她身上發生過什么?宋辭從未迫切地想知道,他不確定會是怎樣驚心動魄的記憶,只確定,他一定會為了阮江西發狂,只確定,他這輩子,無論發生過什么,他都離不開懷里這個會讓他心都撕裂的女人。

    秦江接到宋辭電話的時候已經凌晨一點了,電話內容只有四個字個字:“馬上過來?!?br />
    秦江簡直要氣絕身亡,三更半夜隨時隨地傳召,再這樣下去,宋暴君會失去他的。

    秦江一進門,拉長了臉,二話不說就抱怨:“宋少,你知不知道?我老婆的預產期只剩二十天!”

    宋辭靠在沙發上,搭著腿:“跟我無關?!?br />
    “……”

    這還是人話嗎?秦江捶捶心口,只覺得郁結在胸,長吸一口氣,盡量克制住體內快要爆發的洪荒之力:“那你知不知道你這樣隨時隨單憑心情地傳召我,會讓我老婆生氣,她一生氣就要動手,一動手就要動胎氣,一動胎氣就要——”

    秦江還沒發泄完,宋辭直接打斷了:“我沒興趣知道?!?br />
    你沒興趣?你沒興趣!除了阮江西你還對什么有興趣嗎?秦江咬緊牙:“什么事?”

    “上次讓你查的事情,我要立刻知道結果?!?br />
    果然是老板娘的事情!不然天大的事也煩請不動宋辭大人半夜三更這么費心費力。

    今天晚上在慶功宴開始之前,秦江就告訴過宋辭,這件事有了一些眉目,當時宋辭急著去陪阮江西,便扔在了腦后。

    秦江慶幸在來的路上已經做了準備,不然,城門著火殃及池魚,他事無巨細地一一匯報:“只查到了個大概,除了顧輝宏和葉宗信,還有一個人在極力掩蓋當年的事?!?br />
    “誰?”

    氣氛突然緊繃,空氣中似乎都是冷凝的氣息,秦江不由自主地有些戰戰兢兢:“宋少你的母親?!?br />
    宋辭將眉眼沉下,一言不語。

    關于宋唐氏的傳言,多半是歌功頌德,只是秦江從來不覺得那位貴夫人是個溫善的角色,一個年輕守寡的女人,若沒有幾分手腕與謀略,如何能掌一方之權。

    宋夫人與阮江西……

    秦江不敢妄自揣測,繼續道:“和宋少猜想的沒有多少差入,當年阮家小姐并非病逝,是車禍,阮清下葬不久,葉宗信就告知外界他與阮清的女兒——阮氏電子唯一的合法繼承人不治身亡,而且,那次車禍遇害的不止阮家母女,還有,”秦江突然頓住,抬頭查看宋辭的神色。

    目光,比這冬夜里的星子還有寒涼上幾分,唇角緊抿,宋辭輕啟:“還有什么?”

    “還有,宋少你的父親?!?br />
    宋錫南不過而立之年逝世,宋家當年給出的官方解釋是病逝,竟不想,是在阮氏母女的車上遇害,宋家與葉家卻如此遮掩事實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宋錫南與阮家,確切的說是與阮氏母女之間……

    “阮清和我的父親是什么關系?”

    “查不到,什么都查不到,顯然被人做了手腳,不過有一點我敢確定,”秦江遲疑了一下,神色越發緊張,他篤定,“我想宋先生一定很愛阮清,因為你的母親在阮清死后的第二天劫走了她的女兒?!彼畏蛉聳嵌嗪奕釙迥?,連一個剛剛在車禍中死里逃生的九歲女孩都不放過,秦江久久不能平復震驚。

    只是宋辭的反應卻出奇的平靜,昏暗的燈,在沉冷的輪廓上,落了層層的冷,毫無半點其他表情。

    秦江覺得,大概越是瀕臨狂風暴雨之間,就越是風平浪靜。

    “宋少,有個巧合你應該知道,葉宗信與阮清的女兒也叫江西,葉江西。更巧的是,顧輝宏抹干凈了阮小姐被顧家收養之前的所有事情,也就是說,”秦江字字錚錚,“我現在可以肯定阮小姐就是葉家宣布逝世的小姐,葉江西?!?br />
    然后,是久久的沉寂,風吹得窗簾搖動,落在地上交疊的暗影。宋辭突然起身,走到窗戶前,背著光線看窗外雨打玻璃,他問:“你有煙嗎?”

    “……”秦江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沒有,自從我老婆懷孕后我就戒了?!彼?,此時此刻,宋辭的理智必定快要崩盤了。秦江多嘴了一句,他是好意,“宋少,抽煙不好,阮小姐一定不會喜歡?!?br />
    秦江自始至終都不曾懷疑,不管其他任何人任何事,能左右宋辭的,依舊只有阮江西,一人而已。

    “資料留下,你可以走了?!?br />
    留下這一句話,宋辭便徹底沉默了,逆著光線的背影,有點昏暗模糊。

    秦江不吭聲,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夜深寧靜,微微冷風,吹進陽臺,白絨被里的一團肉乎乎的家伙抖了抖身子。

    臥室的門被輕輕合上,床邊亮了一盞微弱的暖燈,床上的女人似乎睡得不太安穩,糾結著眉頭,唇角被抿得有些發白。

    宋辭俯身,擋住了燈光,他伸手,指尖在她臉頰上來回流連,低頭,將唇落在她唇上,輕輕摩挲:“江西,我不管你以前是誰,現在你是我一個人的?!?br />
    一夜無眠,宋辭在日記本上,寫了滿滿幾頁的阮江西,連同那一疊資料,收進了柜子的最底層。

    下了一整晚的雨,早上卻突然放晴,冬天的天氣,竟也這樣善變。

    睫毛顫動,床上的女人并沒有睜開眼來,陽光在她臉上落了一層白絨絨的光,十分娟秀精致的輪廓顯得異常柔軟好看,宋辭情不自禁,俯身親吻阮江西的眉頭,然后是眼睛,最后落在她唇上。

    大概是被擾了睡意,卻沒有完全清醒,迷迷糊糊便伸手去推,阮江西睡意朦朧,夢囈似的喃了一句:“宋辭,自己去玩,不要鬧我?!庇锫?,用手掌揉了揉對方的頭,“乖?!?br />
    如此萌寵,分明是對寵物!

    宋辭的臉驟然難看了:“你在說那只胖狗?”俯身,二話不說就對著阮江西的唇咬了一口。

    微微痛感徹底驅散了阮江西的睡意,她睜開眼便看見一張放大的俊臉,沉著嘴角盯著她。

    她揉了揉眼睛,喊了一聲:“宋辭?!備賬?,還有些迷糊,“怎么了?”

    宋辭冷聲冷氣,表示他的不滿:“我吃醋了,你要補償我?!?br />
    不待阮江西說話,他低頭就截住了她的唇,唇角張合,舌尖纏繞,急切又深入的法式深吻。

    宋辭似乎最是鐘愛這種激烈到窒息的吻。

    久久,他唇角才緩緩轉移到她的臉和耳垂,一點一點輕啄,不放過任何地方,最后,落在阮江西脖子上,很用力地吮吸啃咬。

    酥酥麻麻的感覺,觸電般,有些微微的灼痛,阮江西伸出手,抵在宋辭胸前,輕輕推他:“那里不要?!?br />
    宋辭看了看她,繼續吻她的脖子。

    她撇開頭,躲開宋辭的親吻,解釋道:“今天有發布會,留下了痕跡,鏡頭會拍到?!?br />
    宋辭喜歡很用力地吻她,經?;嵩謁砩狹糲潞奐?,只是,他卻似乎很熱衷制造那些曖昧,樂此不疲。

    宋辭笑了笑:“如果被拍到了,你可以把責任推給我,我不介意?!彼低?,唇湊近了阮江西的脖子,用力地吮吸,偶爾啃咬,會發出讓阮江西面紅耳赤的聲音。

    顯然,宋辭在阮江西脖子上是留下了痕跡的,她也依著他,乖乖躺著不動,抱著宋辭的脖子任他折騰,一番親熱,宋辭情動,手從她衣角下探進,有些涼,阮江西猛然發覺:“我的衣服是誰換的?”

    “我?!彼未腔氐寐瘓?,繼續有一下沒一下地親吻。

    他的手涼涼的,肌膚相觸,阮江西戰栗了一下,然后僵著身體不動,用手蒙住了眼睛,片刻,頭頂傳來低低的笑聲。

    宋辭抓著她的手,從她眼睛上移開,笑意融進了眼潭深處,黑瞳徐徐,好看極了,他刻意拖長了語調:“害羞?”

    阮江西移開眼,不看宋辭。自然是害羞了,平日里清雅矜貴的人兒,哪里經得住這樣的逗弄。

    宋辭扶著她的臉,不讓她閃躲,湊近了唇,蹭著她耳垂,熱熱的氣息噴在她脖頸,宋辭的聲音低沉,性感極了:“昨晚的事都不記得了?”

    阮江西懵了一下:“嗯?”隱隱有些頭疼,她只知道,昨夜她似乎喝了許多酒,記憶模糊,“昨晚怎么了?”

    宋辭唇角微微拉開,隨即握住阮江西的手,反手掀起被子覆住了相擁的身影。

    初晨,灑進窗臺,暖暖的。

    定北侯的宣傳發布會是在上午十點開始,阮江西十點一刻才出的家門,陸千羊也不問原因,還需要問嗎?肯定是被宋辭纏住了。

    陸千羊坐在保姆車的副駕駛座上,扭過頭說:“tin’s的代言合約我送去錫南國際了?!?br />
    “哦?!比罱魃襠狡?,低著頭翻看今天的報紙。

    近來阮江西很關注金融板塊的企業實事,在那個板塊,陸千羊也發現了,時?;岢魷炙未腔蛘呶瞎實拿?。陸千羊覺得她家藝人迷戀宋辭迷戀得有點走火入魔,對其他事情,完全不放一點心思。

    多少也關心一下啊,tin’s怎么說也是服裝業數一數二的門面啊,要不要表現得這么無關緊要,陸千羊換了角度問:“這個合約你不關心我理解,但對宋辭給你開的代言費你就一點都不好奇?”

    阮江西微微輕笑,并不在意。

    陸千羊很無力,聳聳肩一臉無奈:“好吧,這歌功頌德的事情就交給我吧?!比緩蟠影鍰統鲆環菸募?,遞給阮江西。

    阮江西放下報紙,接過:“是什么?”興趣,還是不大。

    陸千羊的嗓門拔高,語氣很抑揚頓挫:“tin’s的股權轉讓合同?!?br />
    阮江西聽了,低頭翻了幾頁,并沒有看內容。

    陸千羊可是十分激動的,她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有感而發:“果然,土豪與貴族的區別就是開支票與甩銀行的區別?!彼朔艿刂比氯?,“你家宋大人好大的手筆啊,直接把整個tin’s轉讓給了你,太豪了?!?br />
    宋辭大人果然是江西控,經濟大權說甩就甩,可見,是個會疼老婆的啊,這一點,陸千羊甚是滿意。

    阮江西半天只應了一個字:“嗯?!比緩蠛仙蝦賢?,放在旁邊,拿起報紙繼續看金融版面。

    這就沒了?就這反應?陸千羊覺得她家藝人是不是被宋辭大人慣壞了,很無語?。骸澳憔兔皇裁聰敫刑鏡??”

    阮江西沒回應,繼續專注她手上的報紙。

    開車的魏大青感嘆了一下:“皇帝不急急死太監?!?br />
    陸千羊太監橫了魏大青一眼:“老子要是太監那也是總管大人,你頂多是小青子公公?!?br />
    小青子公公懶得跟總管大人頂嘴。

    阮江西突然開口,輕描淡寫的口吻:“劇組后續的宣傳商演我不參加?!?br />
    陸千羊見怪不怪,表示很理解:“我就知道你家宋大少舍不得放人,放心,導演不敢和劇組的衣食父母搶人的?!?br />
    到達發布會現場時已經十點半了,定北侯發布會已經開始半個小時了,可是現場外面還有這么多粉絲和媒體啊,陸千羊才剛推開車門,便聽見整齊劃一的口號。

    “常青,常青!”

    “常青,常青,一統江湖!”

    “……”陸千羊有點嫌棄,好俗的口號啊,不過,好在有秩序,夠響亮,看著到場的粉絲數量……

    看來阮粉壯大得十分之迅猛啊。

    陸千羊朝著在最前頭維持粉絲秩序的林晚拋了個媚眼:“不錯喲,很有秩序嘛?!弊范勻罱鶻檣?,“她是你全國粉絲后援會總舵的舵長?!?br />
    阮江西微微頷首,十分禮貌。林晚對著她笑了笑。

    剛走進發布會的后臺,陸千羊便看見言天雅正在化妝,陸千羊抱著手瞧了好一會兒,才一臉悲傷地走過去:“言天后,你還好吧?”

    言天雅抬頭,笑著反問:“我看起來不好嗎?”

    笑靨如花,十分好看的美人相。

    “如果難過就不要笑了?!甭角а蟣砬楦戳?,“強顏歡笑不好,不要壓抑自己,有情緒的話要發泄出來?!?br />
    言天雅被陸千羊一臉正經的模樣逗笑了,有些摸不清她的思維:“你在說什么?”

    不僅強顏歡笑,還要裝傻充愣,自我療傷……

    陸千羊同情心泛濫的不要不要,一把握住言天雅的手,信誓旦旦地說:“你放心,我會詛咒那個讓你失戀的混蛋,我詛咒他不舉!一輩子硬不起來!”

    “噗——”

    唐易一口水噴出來,濺了他化妝師一臉,然后抱歉的話都沒有一句,直接對著陸千羊咆哮:“陸千羊,誰教你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br />
    陸千羊鼻孔往上一抬:“嗯哼,我無師自通?!比緩笈吶難蘊煅諾募?,“你一定要堅強,誰年輕的時候不碰到幾個人渣?!痹僂榱艘話?,然后抱著手出了后臺,瞧也不瞧臉黑的唐易一眼,她才不想理他呢,昨晚居然趁她醉酒把她帶去了他家,還抱著她睡了一晚上,越想越覺得早上踹唐易那一腳踹得輕了。

    等陸千羊走了好一會兒,唐易的臉色也沒有好轉,搞得服裝師一邊抹臉上的水,一邊抹頭上的汗。

    言天雅化完妝走過去,調侃:“我有點同情你?!?br />
    說的,自然是那只總不在線上的羊,太野性難馴了,想必沒讓唐易頭疼。

    他笑笑:“我甘之如飴?!?br />
    言天雅失笑,轉身先行一步,背對著唐易之后,才抿緊了唇,蔓延出一抹苦澀。

    發布會因為演員遲到,推遲了半小時召開。導演張作風一上來便打了一套太極拳,介紹了幾個演員。除了最近負面新聞纏身的葉以萱沒有出席,其他幾位主演全部在場,現場十分好,媒體的熱度更是高漲。

    到了提問環節,各大報刊媒體都爭相提問。

    天天日報的記著問道:“張導,定北侯延期拍攝了近兩個月還能趕上賀歲檔,我想許多導演對張導神速的拍攝進度很感興趣,請問張導有什么秘訣嗎?據我所知,你對《定北侯》的制作,取景,甚至演員的服裝道具都是吹毛求疵的?!?br />
    這個問題,中規中矩,比較好回答。

    張作風想也不想張嘴就回:“演員選得好?!?br />
    好官方的回答,沒一點爆料。

    天天日報的記著接著又發問:“那張導覺得《定北侯》劇組里誰的演技最好?”

    誰的演技最好?三大主演,各個都是影帝影后級別的,說哪一個,另外兩家的粉絲都得鬧翻天。

    不想張作風的回答是:“作為新人,江西的演技讓我很吃驚?!庇止俜降羋蛄爍齬刈?,“等大家看了劇就知道?!?br />
    這回答,真是好老奸巨猾,不說老戲骨,談新人。

    張作風刀槍不入,媒體的風向便轉向了男女主演。

    “唐天王,《定北侯》是你與言天后的第四次合作,請問這一次和前幾次有沒有擦出什么不同的火花?”

    每次這兩人合作都要炒cp,也不厭煩。

    唐易很誠實:“沒有?!?br />
    唐天王還是一如既往地拽上天。

    也有媒體借題發揮,問到言天雅:“言天后,作為唐天王網絡票選出來的最佳熒幕情人,你對這個答案還滿意嗎?”

    言天雅對著鏡頭淺笑,十分優雅地撥了撥耳邊的發:“不是很滿意?!?br />
    媒體順桿往上爬:“言天后有不同的看法嗎?”

    言天雅一臉無奈:“吻戲ng的次數太多了?!?br />
    又被繞過去了,這一個兩個,嘴巴怎么都這么嚴,沒辦法好好聊天了。媒體不死心,又把話風轉到紀衍。

    “紀影帝,聽說你和阮江西在《定北侯》里也有吻戲,ng的次數多嗎?”

    “一條就過了?!?br />
    紀影帝怎么總是誠實得讓別人覺得他在說假話!

    媒體朋友將鏡頭切到阮江西,意有所指:“看來作為新人的的阮江西在拍吻戲上面有很高的造詣?!?br />
    這種造詣,大概不少藝人都卻之不恭吧。

    阮江西微微轉了個角度,正對著鏡頭,回答:“替身選得好?!?br />
    不是吧,吻戲還用替身?媒體朋友們都被驚到了,更多的是不信,有膽大的就旁敲側擊:“為什么要用替身?影迷們可不買賬哦?!?br />
    阮江西神色并無波動,平平淡淡輕輕盈盈地回答記者的問題:“不用替身的話,可能會浪費導演很多膠片?!?br />
    模棱兩可的回答,卻足夠聰明,直接把這個問題扔給了導演。張作風幫腔:“江西的吻戲還是用替身好一點?!苯壕硎切∈?,宋辭大人怪罪下來,得吃不了兜著走。

    對于導演的老奸巨猾官方圓滑,媒體們沒大多興趣,話題又繞到她身上。

    影視周刊的媒體問阮江西:“作為《定北侯》的第二女主演,葉以萱今天卻沒有出席,傳聞你和她不和,是不是真的?”

    阮江西面無情緒,坦蕩又認真:“我從來沒有否認過?!?br />
    沒否認,那就是承認了?

    整個娛樂圈,除了阮江西就沒有哪個藝人面對媒體會如此直言不諱,媒體朋友最喜歡這樣誠實的藝人了。趁熱打鐵,繼續深挖:“請問是什么原因?”

    阮江西回:“私人原因?!?br />
    “能具體解釋一下是什么私人原因嗎?”

    阮江西正要開口,眼看著頭條就要到手里,阮江西的經紀人突然冒出來,擋住阮江西的鏡頭:“今天是《定北侯》的發布會,請不要問任何和劇組無關的私人問題?!?br />
    不問私人問題,那不是白來了,萬千市民最想聽什么,當然是阮江西的獨家私密勁爆話題!

    那么,最獨家,最私密,最勁爆的問題來了。

    “請問江西,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陸千羊猛地看向自家藝人的脖子,好家伙,一大片吻痕!陸千羊給阮江西使眼色:蚊子咬的!蚊子蚊子!

    阮江西是這么回答的:“這種明知故問的問題,我可以不答嗎?”

    陸千羊嘴角一抽,這回答,還不如不答好嗎?她就納悶了,阮江西怎么可以這么誠實坦蕩?怎么可以這么縱容宋辭那只大蚊子?她突然有種生無可戀的無力感。

    阮江西的回答顯然讓媒體很滿意,大方地說:“可以不答?!苯艚幼龐治?,“那請問作為《定北侯》最大的贊助商,錫南國際的宋少為什么沒有出席?”

    這位記者朋友的關注點顯然全部圍繞阮江西與宋辭那點事,分明是正規電視人,怎么專做狗仔的行徑。陸千羊真想把這位同僚趕出去,當務之急,還是繼續給阮江西使眼色,別又語出驚人了。

    “需要我給你連線錫南國際嗎?”

    不知道那位記者朋友怎么想的,反正陸千羊覺得,阮江西的回答,是在拐著彎秀恩愛。

    “話題好像跑偏了?!閉諾夾薌俚匭α巳?,“難道大家只對江西的脖子感興趣,對《定北侯》的首播日期不感興趣嗎?那不好意思,重要的事情說三遍,12月22,12月22,12月22?!?br />
    媒體朋友們這才將注意力放回正軌。

    張導口若懸河,把控了場子:“在首播之前,官方會先播出《定北侯》的宣傳片……”

    中場休息的時候,阮江西才剛坐下來,陸千羊就開始一邊指著阮江西的脖子,一邊碎碎念了:“這種東西居然都讓鏡頭拍到了,化妝師是故意的?還是你是故意的?”

    “宋辭故意的?!?br />
    ------題外話------

    今天禮物票票的頭條:感謝璃羽飛舞5鉆9花1評價票(抱歉,因為題外話字數有限,每天只能題外感謝一人,不過南子基本半個小時就會去刷一下,你們的票票與禮物,我銘記?。?br />
    t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