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大明法醫 > 第303章 薛眉已死

英超富勒姆vs伯恩利: 第303章 薛眉已死

    經過一番逗趣,放肆的開懷大笑,兩人之間關系似乎又回到了在承天的那些日子。不

    過到底有沒有回去,是不是像以前一樣,可能只能兩人心中才清楚吧。

    “對了,你找我過來到底有什么事情?不會就是為了告訴我你是公主吧?”司馬未央用袖子擦了擦石凳,做了個請的姿勢。

    七公主嘴巴一撅,豪爽的甩了一下腦袋,一頭秀發隨風飄揚,如瀑布般順滑而落。

    “我才沒有那么無趣!”目光觸及遠方天空,少頃,她悠悠問道,“你還記得薛丁嗎?”司

    馬未央目光一凝,臉上笑意頓時消失,過了一會,他才慢慢開口道:“一輩子也忘不了呢?!薄?br />
    那你還記得你曾經說過的話嗎?”七公主捋了一些額頭青絲,問道?!?br />
    自然沒忘?!彼韭砦囪氳幕卮鵂蚪嚶辛??!?br />
    還記得剛來乾京的時候,你曾經說過,震遠鏢局滅門慘案很可能是兇手為了掩蓋趙顏的死故意而為之?!焙鋈?,七公主提起了他們第一次在乾京相遇時發生的事情。那

    個時候司馬未央受候伯通之托遠赴乾京揭露真相,又在途中遇到溫家三兄弟被追殺,如果不是碰巧遇到七公主,恐怕幾人都要遭遇不測。

    這件事司馬未央怎么可能忘記呢?

    既然七公主主動提起,那么就一定有她的用意,所以司馬未央并未打斷,只是默默的點點頭?!?br />
    趙顏的死又極有可能是因為我們要追查當年薛丁妹妹失蹤的事情而引起?!薄?br />
    現在趙顏死了,線索斷了,如果找不到殺害震遠鏢局二十五條人命的兇手,當年的事情,薛丁的復仇,薛眉到底是死還是生,導致他們一家如此悲慘命運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誰,恐怕就永遠不得而知了?!?br />
    司馬未央慢慢低下頭,似乎是心有愧疚一般,沉聲道:“你說的沒錯,但是要找出這個殺人兇手,茫茫人海,談何容易?!?br />
    自從司馬未央中毒醒來之后,所有的問題,事情都是接踵而來,往往這邊剛剛搞定,另外一邊就已經禍起蕭墻。薛

    丁的事情他一直放在心里,就如同他答應幫助林雪唐調查震遠鏢局滅門慘案一樣,但是這一段時間他真的是太忙了。

    從醒來之后,先是揪出下毒之人小環,然后找出背后慫恿指使者豐于,緊接著就是薛丁復仇案,還沒等司馬未央準備下手追查當年的事情,卻又收到了候伯通的求助。

    事有輕重緩急,當司馬未央決定先走一趟乾京,解決燃眉之急的時候卻無意中卷入到悲愴的四兇獸殺人案中。等

    他將所有的事情弄清楚,終于進入乾京的時候,誰知道七公主又帶了個壞消息,遠在承天縣的震遠鏢局一共二十五人,居然被人一夜之間滅門。

    這個時候的司馬未央已經心急如焚,因為他聯想到了薛丁妹妹失蹤的事情,他知道這是幕后黑手在毀滅一切證據,防止有人繼續追查。但

    是為了更多的百姓,更多的囑托與希望,他只能耐著性子留下,優先解決西俞和楚江州的事情。

    好不容易解決了乾京這邊的事情,表面上看著似乎剛要告一段落,他卻又被皇上利用,被震親王落井下石,遠派到御奴州調查閔崇文大將軍遇刺一案?;?br />
    命在身,不管任何事,都必須暫且放下,他只能再一次延后,孤身前往人生地不熟的御奴州。在

    那里他遇到了阻力,不過好在有朋友的幫助,終于順利解決,可就在這時,他又被自己的外公親口告知一件七年前的隱秘之事。

    那就是他的爹爹,司馬戰大將軍,很有可能不是戰死羌奴,而是被人陷害設計。肩

    上擔子又多了一分,司馬未央只能繼續扛著前行,還不容易摸透了皇上的心思,打算提早返程的時候,卻又被一件多年前的奸殺案卷了進去。在

    朋友的幫助下,他絞盡腦汁,費盡周折,終于找出隱藏著身邊的兇手,為自己的御奴之行畫下了完美的句號。剛

    回到京城,立馬又被皇上加以提示,不得當即入宮回奏,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小命也被皇上攥在手里,他只能再次低頭,按照皇上的意思去做。今

    日,好在他能言善辯,終于是有驚無險的過了這最后一關。

    但是從這一刻開始,他肩上的擔子卻絲毫未輕,反而愈發的沉重起來。因

    為接下來的每一件事,都是至關重要,有的是誓言,有的是承諾,有的血海深仇……

    而除卻這些事,唯一值得讓他慶幸的事情,似乎就是葉悠柔的平安無事了。自

    從吃了候伯通的解藥,他再也沒有做過那個噩夢,再也沒有那種心悸的感覺,這是他唯一欣慰,也是能夠讓他繼續在外面闖蕩最基礎的理由。

    似乎是感受到司馬未央異樣的情緒,亦或者理解司馬未央這些日子以來的奔波勞碌,七公主安慰道:“我明白你的辛苦?!薄?br />
    自從你中毒醒來,似乎就沒有一件順心事,麻煩接踵而至,還總是被卷入其他意外的麻煩中,比如父皇這一次的”說

    到這里,七公主微微一笑,繼續道:“所以啦,我不是怪你沒有時間去追查當年的事情,其實今日我召你過來是想告訴你一個消息?!薄?br />
    什么消息?”司馬未央稍微一愣,把目光從七公主那嬌媚的容顏上移開,問道?!?br />
    我已經找到當年薛眉到底是被賣給誰了!”

    七公主的猶如平地驚雷一般,直接炸響在司馬未央耳邊,只見他蹭的一聲站起來,完全忘記了眼前的是大明王朝的公主,雙手緊緊攥住七公主的玉臂,問道:“是誰?”似

    乎是有些詫異司馬未央的舉動,七公主先是試著挪了一下胳膊,在發現自己完全掙脫不開后,她才羞紅了臉龐道:“你不用著急,那個人已經死了!”“

    他叫龔慶,是個表面商人,其實背地里干的都是些骯臟壞事的人渣?!薄?br />
    龔慶?”司馬未央急忙問道,“那薛眉呢?薛眉……她還活著嗎?”

    這句話,司馬未央也不知道自己是鼓足了多大勇氣問出來的,他是多么希望能夠聽到薛眉還活著,只是被賣給了別人為奴,雖然日子苦了點,但是還活著,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只可惜事與愿違,老天似乎就喜歡作弄人,七公主輕輕的搖了搖頭,說出了司馬未央最不想聽到的話。

    “死了,我在龔慶所提交的口供中找到了她的名字?!?br />
    “死了…嗎”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