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黑暗王者 > 章節目錄 第四百零一章:飛龍【第二更】

vs富勒姆:章節目錄 第四百零一章:飛龍【第二更】

    “梅爾老族長!”西裝中年人急忙上前。

    坐在沙發上的梅爾喬治聞言緩緩地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目光便掠過他的身體,看見了他身后的灰衣身影,陰沉的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起身道:“謝謝帕爾主教,沒想到您會親自過來,實在慚愧,讓您見笑了,在這陋室相見,我們回去喝一杯吧?”

    灰衣人撩起頭上的兜帽,露出一張似乎散發著光輝的臉龐,微微搖頭,道:“老族長,是我讓您見笑了,實在抱歉……”

    “抱歉?”梅爾喬治微怔,心底頓時感到一絲不妙,轉頭向西裝中年人道:“布利特,怎么回事?”

    西裝中年人臉色難看,低頭道:“抱歉,老族長,我們現在還無法將您和肯森先生,以及您的孫女莎雅小姐保釋出來,還得勞您在這里多待幾日……”

    梅爾喬治不禁怔住,半響后,才反應過來,怒眉豎起,道:“你再說一遍,這是什么意思?!”

    布利特咬牙道:“老族長,我們已經托了各方關系,但是這次情況太特殊,所以,無法將您假釋出去?!?br />
    “無法假釋?”梅爾喬治震怒地看著他,“混賬,你的意思是,我還要在這里繼續待下去?我是什么人,我要在這里待下去?你瘋了嗎?你出門沒有帶上你的腦子嗎?!”

    布利特苦澀道:“老族長,我調查過了,這次你們會含冤入獄,主要是杜大師逮捕回來的一位野人王族,在軍部的審訊下,招供出了你們的名字,如今軍部以‘叛亂罪’,‘勾結外敵’罪將你們逮捕,這些都是大罪,又是戰爭時期,軍部上面批令,不得保釋!”

    梅爾喬治憤怒地道:“不要跟我說什么罪罪罪,這是軍部的事,是你們的事,我只知道,我現在要出去,現在,立刻,馬上??!”

    “老族長?!迸員叩幕乙氯伺量酥鶻燙で耙徊?,嘆息道:“這件事情,確實無能為力,我已經動用教廷內的關系給您擔保,但不知道從哪得到消息,你們梅爾家族跟這位新晉的雙傳奇神術大師有矛盾,所以,原本一些想要相助你們的人,也都縮了,單憑我一人,實在無能為力,抱歉……”

    梅爾喬治聽到他的話,臉頰微微抽搐,抓起桌上一瓶紅酒狠狠摔在了地上,憤怒地道:“又是這個該死的賤民,他逮捕回來的野人王族,肯定是跟他勾結的人,該死!”杵著拐杖,緩緩地坐回到沙發上,臉上的怒氣時隱時現,目光陰沉。

    布利特苦澀道:“這件事我會馬上去調查的,但希望老族長您能再忍耐一下,我知道這里的生活條件不好,我一定會想盡辦法,讓您盡快出去的!”

    梅爾喬治抬頭盯著他,森然地道:“你懂不懂,我堂堂梅爾家族的族長,被軍部給逮捕,這會對我的名譽,對梅爾家族的名譽,對整個梅隆財團的名譽造成多么嚴重的創傷?!現在你竟然還要讓我在這里待上幾天,還生活條件?這里是監守所,是監獄,是能夠生活的地方嗎?!”

    “可是,可是……”

    “最多一天!”梅爾喬治深吸了口氣,目光冰冷無比,道:“只給你們一天時間,如果一天還不能讓軍部松口,就通知梅爾斯和梅爾克,帶兵跟軍部談判!”

    布利特和帕爾主教臉色一變,帕爾主教連道:“老族長,您可要三思啊,現在這情況起兵談判,只要會徹底激怒軍部,他們這次要逮捕的并非只有你們,據說還有斯科特家族的柴斯托夫族長,所以,這件事情未必是斯科特家族的陷害,而是軍部真的掌握到了什么證據,否則他們不敢單憑野人王族的一口供詞,就將你們逮捕過來的!”

    梅爾喬治微怔,抬頭盯著他,“斯科特財團準備怎么做?柴斯托夫那個老家伙,可不會就此坐以待斃!”

    布利特臉色難看,低頭道:“我,我來之前剛聽說,柴斯托夫先生似乎被保釋出去了……”

    “什么?!”梅爾喬治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雙目瞪起,感覺像聽到笑話,“我跟他都被逮捕了,他竟然被保釋出去了?他都能被保釋出去,我卻要坐在這里等?”

    帕爾主教苦笑道:“老族長,斯科特財團太精了,他們利用自己跟那位杜大師交易過的親近關系,在教廷內找到不少人幫忙,軍部免費拿了那位大師的傳奇神術,也想給那位大師一個面子,所以就給保釋了,您這邊查出跟那位大師交惡極深,而且新世財團的福林族長也發言,說你們梅隆財團曾經暗地里陷害過杜大師……”

    梅爾喬治瞪著眼睛,看著他和布利特,突然劇烈咳嗽起來,伸捂去,指縫間濺出鮮血。

    “老族長!”

    帕爾主教和布利特急忙攙扶。

    梅爾喬治抬攔住了他們,用背緩緩地抹掉嘴角的血跡,深吸了口氣,自嘲地道:“沒想到,我梅爾喬治縱橫商業區數十年,到了今年七十二歲,竟然會被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弄得如此狼狽,好一個神術大師,好一個天才少年,哈哈……”

    大笑片刻,突然收聲,轉頭向帕爾主教道:“不用等一天了,馬上起兵,跟軍部談判,若是不允,動用所有兵力,跟軍部一戰!我就不信,如今他們自身難保,還敢強硬!”

    帕爾主教有些急了,道:“老族長,不可啊,若是這樣的話,咱們就回不了頭了,將來對財團的創傷太大了?!?br />
    梅爾喬治凝視著他,道:“若是我現在不出去,等我再出去時,財團就已經不在了,外面放養的可不是一只羊,而是一頭嗜血的幼狼,還有一群虎視眈眈的惡虎!”

    帕爾主教怔住。

    ……

    ……

    杜迪安換上狩獵者戰甲,在鏡子前照了照,轉身離開房間。

    在他身后,卡奇和吉妮絲身著侍從打扮,緊隨其后。

    “少爺,您要出去?”大廳中,克魯恩看到杜迪安,急忙迎上。

    杜迪安道:“備馬,去軍部!”

    “是?!?br />
    片刻后,一匹馬牽到古堡外。

    杜迪安踏出古堡,環顧著堡外草地上的數百道身影,這些都是軍部派來?;に木癲慷?,以一當百,在這戰爭時期,若是用在前線戰場上,將發揮出奇兵效果,但此刻都成為了?;に那孜藍?,由此可見,軍部究竟有多么懼怕他出事。

    仰望前方,烏云已退,碧空晴朗,陽光灑滿大地。

    杜迪安微微一笑,翻身上馬。

    遼闊的晴空高處,忽然有一只黑色巨影掠過天際。

    杜迪安看見了,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見,但以前沒有多想,此刻心情不錯,向旁邊的雷德卡道:“校官,那是什么鳥?”

    雷德卡仰頭望去,恍悟過來,笑道:“大師,這可不是什么鳥,這是龍,幾年難得一見的飛龍,一般只有在黑雪季時,才能看見飛龍經過?!?br />
    “龍?”杜迪安看了一眼,“怎么咱們外壁區從沒出現過龍襲人的事情?!?br />
    雷德卡笑道:“大師,飛龍是庇佑咱們的,不傷人?!?br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