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黑暗王者 >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六章:黃金之塔【保底第一更】

青岛富勒姆怎么样: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六章:黃金之塔【保底第一更】

    “請說?!泵范仙戳艘謊叟員叩乃孤車?,向那人微笑道。

    這人點頭,道:“如今邊境戰爭將要爆發,咱們財團已經將全部的物資和財源都投入到這場戰爭中,順便還借此會,將那位跟咱們財團關系不好的神殿使徒給拖下水,一切都在周密的部署著,只是,我怎么聽說,等這場大戰結束后,咱們財團就要跟斯科特財團結盟了?”

    “結盟?”

    “跟斯科特財團?”

    會議桌兩側的人有些吃驚,面面相覷,其中有人當場嗤笑出聲。

    梅爾肯森眉頭微挑,淡然道:“莫非是我上了年紀,耳朵出現幻聽?這么荒誕的事情,你居然也能說得出來,我真懷疑,你是從內壁出來的?!?br />
    這人笑道:“肯森族長這話可是笑話我了,我也只是聽別人說的,還以為是肯森族長您新計劃的戰略部署呢,現在看來是子虛烏有了?!?br />
    梅爾肯森道:“聽說的?這樣故意散播不利于咱們財團謠言的人,你盯緊點,我倒想看看,究竟是哪家財團會散播這樣愚蠢的謠言?!?br />
    這人恭敬道:“是,這點您不用說,我也會做的?!?br />
    ……

    ……

    厄爾多斯山上,古堡中。

    財團散會后,斯魯迪便坐著馬車徑直返回了古堡中,沿途沒有跟其他貴族寒暄交談,進門后將外套脫下,交給迎上來的女傭里,摘下帽子,丟到女傭的懷里,后者忙腳亂地接住,嚇得不輕,險些讓這頂精致的帽子掉落在地上。

    “老爺?!憊薌矣松俠?,“小姐想要見您……”

    “沒空?!彼孤車戲煽旖氪筇?,順著臺階上樓。

    “你沒空,我有空?!倍サ墓戰譴?,一道身影踏出,攔在斯魯迪面前,一身綠色碎花裙,正是珍妮。

    斯魯迪凝視了她一眼,轉身從她身邊經過,進入到自己的辦公室中。珍妮立刻跟了進來,等他坐下后,將里的一份報紙甩在辦公桌上,道:“父親,如果我調查的沒錯,這報紙是咱們梅隆財團麾下一個新聞社的吧,為什么?您答應過我的,只要我不再見他,您就不會再傷害他,為什么?”

    斯魯迪的目光從桌上的報紙封面上的那張表情孤傲地少年素描臉孔上緩緩移上,落在女兒的臉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漠然道:“沒有為什么,報紙說的很清楚了?!?br />
    “父親!”珍妮微微咬唇,道:“這么假的事情,您以為能讓人信服么?他如今已經是元素神殿最有前途的人,只要他愿意,包括咱們梅隆財團在內的六大財團,和其他的富商,都愿意花大筆的錢跟他結交,他還缺錢么?不缺!他怎么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斯魯迪面無表情,“有錢,并不代表有權,或許是想要報復呢?”

    “不,不可能!”珍妮凝視著他,“我了解他,他不會做出這樣的糊涂事情!”

    斯魯迪漠然道:“沒什么是不可能的,他在荊棘花監獄中待了三年多,在那樣的環境中,誰知道他的心性出現了什么樣的變化?如果你說他不恨我,你信么?我信么?”

    聽到這銳利的反問,珍妮有些失神,但很快,她便目光一聚,認真地看著自己的父親,“恨!他會恨!他也應該恨,是你當初冤枉了他!但是,他即便想要報復我們,也不會用這樣的段,這會造成多少傷亡?他不可能這么冷血!我相信他!”

    斯魯迪抬起眼皮,盯著她的眼眸,片刻后,目光緩緩落回到報紙上,道:“如果三年前,他能有今天的地位,你們在一起我絕不反對!三年前的事,是我看走眼了,但這一次絕不會,你想象不到,在荊棘花監獄里待上三年,會對人造成怎樣的改變!或許……”

    說到“或許”二字時,他忽然默然了下來,半響后,緩緩道:“這件事情,你跟我說了也沒有用,因為這次的事情,并非是我參與的,我相信他沒有跟野人勾結,但他絕不會是三年前的那個懵懂無知少年,哦不,三年前他就已經不算是懵懂無知了,能以初級狩獵者的力量,將一個中級狩獵者帶領的狩獵小隊給團滅,這樣的心智和狡詐,超出你我想象,你今后還是離他遠點為好?!?br />
    珍妮怔了怔,忽然一條信息,睜大眼睛道:“這件事不是您參與的?那是……”

    “是你那位從小玩到大的玩伴策劃的?!彼孤車咸房戳慫謊?,微微皺眉,眼底有一絲不忍,道:“你也知道,咱們家族在梅隆財團中每況愈下,又得罪了這位風頭鼎盛的神使,被梅爾家族攻擊的地方太多了,如今在財團中的股份,已經降到百分之三十不到,整個梅隆財團,已經是梅爾家族一家獨大的情況,今日開會時,肯森這個屠戶還讓他女兒上了會議室,雖然以前我就看出這小丫頭心思多,跟她爺爺一樣不表于面,但沒想到比我想象的還要陰險,關于對付這小子的事情,幾乎是她全權操控,這樣的段,就算是一個成名多年的巨富,都會被她弄得傾家蕩產,囚入監牢,哼!”

    珍妮滿臉不可思議,“您,您說的是莎雅?怎么可能,莎雅她怎么會進入會議廳?她不是整天到處游玩么,不是參加聚會,就是去聽音樂會,或學鋼琴,她怎么可能做到這些事?”

    斯魯迪嘆息一聲,“看來這小丫頭的心思,比我想象的還高,從小就學會偽裝了?!?br />
    珍妮怔怔地看著他,腦子里嗡嗡在響,有些混亂,一些畫面飛快掠過,忽然,她有些醒悟了過來,苦澀道:“原來是這樣,我就覺得,她從小就跟別的女孩不一樣,什么都懂,她曾說過,彈琴作詩都是平庸者的追求,她的理想是讓財富填滿整個希爾維亞巨壁,然后站在黃金之塔上眺望壁外的風景?!?br />
    斯魯迪微微一怔,道:“這是她幾歲時說的?”

    珍妮道:“似乎是八歲的時候吧,那年我們一起說彼此的夢想,當時我聽到她的話,還以為是故意夸大的玩笑話呢,現在看來,她真正喜愛的,并非是詩歌什么的,而是她現在所擁有的?!?br />
    斯魯迪默然片刻,嘆了口氣,道:“她有這樣的追求,倒是跟她的爺爺挺像,喬治那個老家伙若現在只是二十歲,精力充沛,估計再過個三十年,整個希爾維亞巨壁,真的會被他們梅爾家族的財富給填平!不過……”他看著珍妮,眼中有一絲溫和,“跟他們相比,你現在的人生更有意義,在養女兒方面,我比他們強!”

    珍妮看見他眼中的欣慰,微微咬緊下唇,低聲道:“父親,這次您說的都是真的嗎?”

    “嗯?!?br />
    ……

    ……

    要塞外面的荒野平原上。

    杜迪安帶著吉妮絲和卡奇二人快速前進,翻山越嶺,沿途將一些攔路的變異魔物順斬殺,這其中竟然還有身體腐爛的行尸,從穿著來看,似乎是從壁內出來的探險者,到輻射區搜尋物資回壁內的黑市賣錢。

    “少爺,您知道要去哪么?”卡奇跟在杜迪安后面,有些好奇,一路上他見杜迪安帶路時,似乎知道路線一般,具有極強的目的性。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