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黑暗王者 > 章節目錄 第六卷 壁主 第五百九十六章:折返

富勒姆邓普希:章節目錄 第六卷 壁主 第五百九十六章:折返

    。

    嘶吼聲很快力竭。

    杜迪安感覺顆心空蕩蕩的,就這樣靜靜地躺在地上,仰望著天空上緩慢流動的烏云,耳邊聽著左臂上傳來的陣陣兇狠撕咬啃食聲。

    他嘴角微微扯動下,緩緩地,抬起右手,輕輕地摟住她的后背。

    如果……能夠直這樣地擁抱著你,那該多好?

    咕嚕!

    海利莎的喉嚨中發出陣陣低沉獸吼,像是頭兇惡野獸,在撕咬聲中伴隨著饑渴地吞咽聲。

    杜迪安的目光慢慢地下移,挪到她的身上,空洞麻木的眼眸中浮現出絲絲溫柔之色,手掌輕輕地撫摸著她頭上絲滑的秀發,就像撫摸著只蜷伏在自己懷里的小貓。

    海利莎被他撫摸到頭頂時,像是受驚般,猛地抬起頭,秀麗的臉上充滿兇狠之色,猙獰地怒瞪著他,嘴里叼著半塊冰晶化的血肉。

    杜迪安只是輕輕地望著她,眼眸中極盡溫柔,似乎在說,不用怕,我直在這里……

    海利莎驀然張開口,滿嘴利齒朝他的頸脖撲咬過來。

    嗖!

    杜迪安撫摸在她秀發上的右手,驀然轉,抵住她的頸脖,眼中的溫柔中露出幾分痛惜和哀傷,以低不可聞的聲音說道:“對不起……”

    吼!

    海利莎毫不理會,猙獰嘶吼著撲來。

    杜迪安手臂緊緊抵住她的頸脖,他感覺他的力量雖然遜色她許多,但似乎能夠壓制住她,按理說以她的體質,要殺死自己輕而易舉,但從她爆發出的力量來看,似乎沒有了原先的超常戰力。

    在兩人的僵持中,數分鐘過去,陡然,直拼命撕咬的海利莎的純黑瞳孔猛地深深收縮下,像是瞳孔中間被吸入到個黑洞中,將眼球上的黑幕拽入了進去,以至于眼眸邊緣,露出了絲雪白之色。

    杜迪安微怔下。

    吼!

    海利莎陡然抬頭,仰天嘶吼,手指甲再次暴漲,越發尖銳,同時額頭上緩緩凸出根尖銳的犄角,正是先前海利莎四度覺醒時的姿態。

    在嘶吼聲落下時,她的身體忽然歪到在旁地上,像痙攣樣抽動,在她的手臂,胸口骨骼等部位,發出骨骼摩擦地嘎吱聲。

    杜迪安從地上坐起,看見這詭異幕,有些怔住,同時心底忽然涌出絲不敢奢求的希望,難道說……她的意識還沒有徹底消亡,跟體內的尸王病毒在搏斗?

    雖然知道這種可能性很渺小,但他心中卻不自禁地緊張起來,同時又有些害怕,害怕又是次希望幻滅。

    咔咔!

    這時,海利莎的背脊上,忽然發出骨骼劇烈撞擊的聲音,在她額頭上凸起的犄角在骨骼撞擊聲中,越發地向外伸出,似乎想要從她的體內完全抽離出來。

    “啊啊啊啊……”海利莎仰天嘶吼,秀麗猙獰的臉上充滿痛苦之色,雙手緊緊抱著腦袋。

    看到這幕,杜迪安不禁攥緊了拳頭,仿佛她所受的痛苦,都發生在自己身上樣。

    在痛苦高亢的嘶吼聲中,海利莎抱著腦袋拼命地往地上砸去,犄角刺在地上,扎出個個窟窿,陡然,她猛地大吼聲,朝她面前的杜迪安張口撲咬過來。

    杜迪安臉色微變,剛準備后退,但很快止步。

    只見她撲到半,嘶吼聲戛然而止,手臂軟,身體軟軟地撲倒了下去。

    杜迪安微怔,立刻上前將她翻過身來,卻見她已經昏死了過去。

    “怎么回事?”杜迪安心中茫然,但很快便想到,不管怎樣,趁她現在昏迷了,先找個安全之地再說,如果她醒來后意識恢復了,那就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但如果……她醒來后依然是現在的樣子,那也必須想辦法,將她制服!

    “只要有絲希望,我都不會放棄你的!”杜迪安將她抱起,堅定地道:“如果你能聽到我的話,定要堅持住,你不會輸給尸毒的!”

    說到這里,他深吸了口氣,抬頭看了眼四周,視線所到之處,盡是片亂石荒蕪之地。

    忽然,他腦海中閃過先前探索進去的那座遺跡,頓時眼睛亮,在那遺跡中倒是個極佳的安全之地。不過,他費盡千辛萬苦才從遺跡中沖出來,要再返回遺跡的話,中間隔著無數游蕩的尸群,危險至極。

    很快,他便把“危險”這個念頭拋出腦海,抱著海利莎飛速轉身沖去。

    沒跑出多久,杜迪安就遠遠地看見了群游蕩的行尸,他凝目看了眼,從海利莎的背包中快速翻出先前的潛尸粉,倒出半瓶涂在自己身上,隨即從地上撿起塊石頭,朝另處拋去。

    石塊掉落在地。

    聽見聲響,這群行尸立刻游蕩而去。

    杜迪安見狀立刻抱起海利莎飛速跑去,眼下唯能夠利用的,似乎也只有行尸沒有智商的這弱點。

    在他跑近后,先前被石頭聲響引開的尸群末尾,有幾只行尸聽見杜迪安的腳步聲,微微轉過身來,潰爛的五官扭曲著著,歪著腦袋望著杜迪安,搖晃著身子朝他走了過來。

    杜迪安看了眼,臉色微變,但很快注意到這些行尸不是撲咬著沖來,心中又松了口氣,看來潛尸粉的效果非常不錯,將自己的氣味完美掩蓋,讓這些行尸完全沒有辨認出來。

    不過,潛尸粉也不是絕對的,遇上些高階行尸,就未必能夠奏效,尤其是對尸王而言,形同虛設。

    嗖!

    杜迪安在曠野上極速飛奔,雖然為了安全起見,理應繞遠路,但是,相對于這些松散的尸群,他更擔心蘇醒過來的海利莎,萬她還是先前那樣的狀態,自己就未必能再從她的手里掙脫出來了。

    不過,先前能夠抵抗住她的撲咬,倒是讓杜迪安心中有些疑惑,但他對行尸的構造和尸變的過程了解不多,想不出什么原因來,只能留作日后再詳查。

    轉眼間,大半個時辰過去,杜迪安在返回的途中遇見上百尸群,但都是小數量的,先前的尸潮在失去尸王的統治后,完全松散了開來。

    而這上百尸群中,其中不乏些較為高階的行尸,但幸好沒有出現先前遭遇的巨神尸。

    從先前的戰斗來看,這尸群中總共似乎也只有兩只巨神尸,而從那死去的雷諾的反應來看,個尸王能得到兩只巨神尸的庇護,似乎就已經是非常了不得的存在了。

    “該死!”

    杜迪安望著前方處碎石后面游蕩出來的道巨影,臉色頓時變得難看,這是只巨行尸,體質跟高級界限者差不多,但是不要命的兇悍戰斗方式,即便是拓荒者應付起來都會很棘手。

    距離太近了,現在想要繞路已經來不及了。

    杜迪安攥緊了拳頭,眼中露出瘋狂之色,準備殊死搏!

    隨著距離接近,就在杜迪安準備加速沖過去率先出手時,忽然間腳步微緩,速度減慢了下來,他不可思議地看著這只巨行尸,只見它竟然面朝著自己……蹲了下來!而且兩手緊緊抱著身體,瑟瑟發抖,似乎很是懼怕地樣子。

    害怕?

    痛覺都沒有的行尸會害怕?

    杜迪安呆了呆,陡然,他想到自己腰帶上系著的黑翼尸王的頭顱,難道說,這只巨行尸聞到了它的氣味,所以在害怕?

    想到這點,他凝視了眼這只巨行尸,它應該不是偽裝的,除了那只黑翼尸王和藏在地下伏擊尤里卡的巨神尸外,他似乎沒見過其它的行尸出現智慧性的反應。

    嗖!

    他沒有停留,迅速從它旁邊飛速沖過。

    當甩開它數百米后,杜迪安發現,它的顫抖停止了,又慢慢地站起身來,繼續搖晃著身體,向另處游蕩而去。

    見此,杜迪安松了口氣,轉頭看了眼背后系著的黑翼尸王頭顱,沒想到當時憤恨的欲念,此刻居然起到這么大的幫助。

    他心中更加有信心了,抱著海利莎全速向前沖刺。

    在遇上巨神尸后,他陸續又遇上了些獸化的奇行尸,但無例外,這些高階行尸每當靠近他數百米范圍后,就會停止游蕩,瑟瑟發抖地蹲下,或者說是蜷縮著。

    而普通行尸和低階行尸,反而沒有這樣的表現,只是當他經過時,便立刻轉身朝另個方向游蕩,似乎想要遠離它,杜迪安感覺這樣的反應應該是來自他身上的潛尸粉效果。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杜迪安感覺雙腿有些發酸發麻時,終于再次來到了那座遺跡之處。

    這里游蕩著數十只行尸,不同階段的都有,順著碎石下面的入口通道直游蕩徘徊著。

    杜迪安撿起兩塊石頭在外面碰撞,聲音很快將通道里的行尸都引了出來,其中只巨行尸尚未爬出通道,便蜷縮在地上,瑟瑟發抖,導致身體又順著斜坡通道滾落了下去。

    杜迪安等行尸被引出些后,再次抱起海利莎的身體,順著坡道飛快向下,很快便來到先前他跟尤里卡等人血戰的那條通道中,這里地上依然殘留著支離破碎的行尸尸體。

    杜迪安很快便來到遺跡門前,只見巨大的遺跡大門依然是敞開的,漆黑的遺跡中游蕩著數十只行尸,他眉頭微皺,從地上撿起塊石頭拋在外面。

    很快,遺跡中的行尸聽到動靜,立刻搖晃著身子慢吞吞地朝石頭處走去,但走到半又停下。杜迪安不得不再次拋出石塊,他發現,這些行尸的聽覺系統記憶很短暫,而且很神奇的點是,它們明明沒有智慧,又會被聲源吸引,但卻不會被彼此發出的腳步聲所相互吸引。

    這讓杜迪安產生了些想要研究它們的想法,但不是現在。

    等引出了這些行尸后,他抱起海利莎迅速來到遺跡中,轉身看了眼遺跡的門邊,卻沒有看到關閉遺跡的閥門,難道說,這遺跡是從外面關閉的?

    這想法剛浮現便被他否決,從外面同樣沒有關閉的閥門或暗閥,即便有暗閥,也不太可能是從外面關閉。

    他來到遺跡內的圓形大殿中,將海利莎輕輕放到地上,凝望了眼她沉睡著的容顏,轉頭看了眼四周,迅速來到周圍的墻壁處,伸手輕輕敲動,尋找暗閥。

    在搜尋到半時,杜迪安忽然想到了那扇堆在枯骨中的小門,不禁心中動,迅速來到那堆枯骨前,將高高堆積的枯骨推開,頓時陣垮塌聲轟然大作,早已腐朽的枯骨瞬間倒下,揚起無數的塵埃和碎骨的粉末。

    杜迪安捂住鼻子,走入骨塵中的小門前,只見這是道純金屬的門,兩米高度,也是舊時代絕大部分門的標準高度,在門的八分高度處,有個類似鋼化玻璃的橫條窗口,此刻上面堆滿灰塵。

    杜迪安抹去灰塵,透過這透明玻璃頓時看見里面的場景,并非是他所想的那樣儲藏著寶物的地方,而是個類似飛機控制臺的小房間,有許多儀器裝置,地上倒著幾具尸體,以及些散亂的紙張和書籍。

    杜迪安心中有些失望,不過倒也在他的預料中,想必這里面就是這座庇護倉的總控制臺了。

    他左右看了看,這扇門沒有把手,旁邊的金屬墻壁上有個類似門鈴的裝置,他看了兩眼,輕輕按動進去……并沒有反應。

    他試著又按了幾次,還是沒有反應,心中暗罵聲,拳捶在門上。

    咚地聲,門頓時被錘開。

    杜迪安愣,下刻便發現,這門根本就沒有關上,在下面的門縫處,夾著只手掌枯骨。

    他立刻推門而入,只見這控制臺內十分雜亂,地上有四具尸體,哦不,應該是五具。他還看到了些散落的骨頭,手臂骨和人類的胯骨。

    除了這具散亂的骨頭外,其余的四具尸體,有兩具摟在起,男女,女子的頭發雪白,頸脖上掛著串紅寶石項鏈,精致無比,但朦上了塵埃。

    另外兩具尸體,具在控制臺上,另具就倒在剛才的門邊。

    杜迪安冷眼掃,便看見幾具尸骨的腹部處,有團團皺巴巴的草紙,他微微皺眉,隱隱猜到了這里曾發生了什么。

    如果外面的幸存者是餓死的,這里面的應該也是如此,這房間里唯的書架被推倒在地,書籍被撕碎,散落各處,成為這些人臨死前的充饑物,只是盡管以草紙度日,最終還是等不到救援,活活餓死。

    難怪,這扇門外面聚集著這么多的枯骨,應該是外面的人想得到里面的什么,或是食物,或是生的希望。

    杜迪安默然片刻,將倒在控制臺上的枯骨推開,頓時嘩啦聲,骨骼全都斷裂,堆落在地上。

    他撿起張控制臺上的草紙望去,發現是舊時代的西方圣經,他心中微動,轉身來到旁邊倒下的書架前,擦掉灰塵,從里面撿起幾本書,很快發現,這幾本書是不同領域的經典書籍,也是人類文明的精華和象征。

    “原本是打算讓這些人活下去,將文明傳承下去么……”杜迪安目光微微閃動,心中有絲觸動,他的父親也是對他抱著這樣的期望。

    只是,傳承整個人類文明這樣的偉大事情,最終還是抵不過最原始的本能,饑餓。

    地上被撕扯開的書有數十本,雜亂地落在各處,成為這里面五人的唯口糧,而那具尸骨散亂的人,多半率先成為了其他四人的口糧。

    杜迪安看了兩眼,將手里的書籍放下,轉身來到控制臺前,望著眾多的機關,眉頭微微皺起。

    就在這時,陣輕微地聲音在他背后響起。

    杜迪安驀然回頭望去,眼中的冰冷警惕頓時融化,只見海利莎不知何時,悄然站起,朝這里步步地走來,身體搖搖晃晃,像是剛學會走路的嬰兒。

    杜迪安見她蘇醒,心中松了口氣,剛要開口,忽然注意到她的眼瞳漆黑無比,手掌呈握爪狀,這是隨時發動攻擊的姿勢。

    他心中沉了下去。

    吼!

    見杜迪安注意到她,海利莎猛地嘶吼聲,秀麗的臉上充滿猙獰,張口撲了過來。

    看見她這模樣,杜迪安心中的最后絲希望和幻想也破滅,猛地腳踢去,將半開的門踹去,嘭地聲,金屬門的栓滑鎖上。

    嘭!

    海利莎頭撞在門上,腦袋微微后揚,緊接著再次嘶吼著奮力撞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