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黑暗王者 > 章節目錄 第七百七十一章:殺

青岛富勒姆家用:章節目錄 第七百七十一章:殺

    望著山腰廣場上不斷聚集過來的守衛,杜迪安視若無睹,懷抱著海利莎從天而降,魔翼收斂在背后,全身的恐怖利刃垂落在地上,將地板劃出一道道溝痕,他將海利莎放下,牽著她的,低聲道:“等會兒就會見到你的父親了,我來替你問問他,為什么如此縱容海瑟薇,難道他們的血跟我的一樣,都是冷的么?”

    海利莎默默無言,任由他牽著。

    杜迪安抬頭,舉步向前,目空一切。

    “站??!”

    “什么人,居然敢擅闖我龍族地界!”

    “再向前格殺勿論!”

    守衛聚攏在杜迪安面前,擋住杜迪安的去路,面色狠戾地說道。

    其中一部分守衛看到杜迪安牽著的海利莎,眼中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此刻的海利莎臉上蒙著輕紗,但這一層薄霧般的輕紗并不能遮擋住她的秀麗容貌,那衣著和氣質,讓他們不禁想到一個人。

    看見杜迪安沒有停下的意思,幾個守衛終于忍耐不住,咆哮一聲,揮舞兵器朝杜迪安沖殺過來。

    噗噗數聲,撲向杜迪安的幾名守衛靠近到杜迪安面前,身體卻忽然僵在原地,滿臉難以置信。

    杜迪安目光冷漠,牽著海利莎向前筆直而去,幾名守衛勉強轉動著眼珠,驚恐地盯著擦肩而過的杜迪安,下一刻,他們的頸脖和胸口等部位,噴射出大量鮮血,血液的沖力將身體沖垮,分裂成一堆尸塊,掉落在地。

    其他守衛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臉上的憤怒兇戾頓時不見,滿臉驚恐,不斷后退。

    杜迪安從山腰的門樓處,一直走到廣場上,而守衛們也從門樓處,一直退到了廣場上。

    嗖!

    一道身影飛速襲來,從廣場后面的大殿中沖出,幾個跳躍便落在守衛前面,是一個相貌清秀的青年,他看見杜迪安恐怖的魔身,臉色微變一下,能夠如此大程度激發出魔身,顯然后者的體質已經是拓荒者級別,而且這魔身的形狀,他見所未見,應該是極少見的傳奇魔物。

    下一刻,他的目光注意到杜迪安牽著的海利莎,頓時一怔,呆在了原地。

    杜迪安腳步不停,依然在一步步向前邁出,似乎任何事物,都無法阻攔他前進的步伐。

    感受到驚人的煞氣襲來,俊秀青年回過神來,忍不住向海利莎叫道:“殿下,您終于回來了,我們聽說您在荒區出了事,看到您回來真是太好了,這位是?”他還有好多話想說,但看見旁邊的杜迪安殺氣未斂,不得不開口示意。

    海利莎自然不會回答他,杜迪安代替了海利莎的嘴,聲音森冷無比,“不想死就滾遠點,讓族長和龍母出來見我,否則,你們龍族一個都別想活!”

    俊秀青年怔住,沒想到杜迪安的口氣這么狂妄,而且還是陪同在海利莎身邊的人,他有些難以置信,海利莎怎么會跟這樣的人在一起?但見海利莎沒有任何回應,他已經知道了她的意思,臉色飛快沉下,道:“要見族長和龍母大人是不可能的,殿下,你可不能任由這人胡鬧,他已經殺了我們的族人,要繼續下去,將成為我們龍族頭號的首要通緝目標,格殺勿論!”

    杜迪安眼中寒光閃動,不再多發一言,松開了海利莎的,讓她站在原地,下一刻身影驟然撲出,如黑色幻影般飛速掠向俊秀青年。

    俊秀青年瞳孔一縮,駭然道:“你敢——”話戛然而止,腦袋高高拋飛起來。

    旋轉墜落的腦袋快要落地時,杜迪安背上的一條利刃肢體微微抖動,噗地一聲,將寫滿驚恐的腦袋劈成兩半,他一腳踩下,從上面跨過,轉身回到海利莎面前,牽起她的,繼續向前。

    這俊秀青年大概也沒想到,僅僅兩個人,竟然敢在龍族大開殺戒!而且其中一人還是海利莎,所有龍族的人都知道,海利莎庇護過龍族多少次,正因為看到海利莎在場,他才沒料到杜迪安會攻擊,否則的話,以這情況,他就算再大意,也不敢讓杜迪安靠近。

    嗖!

    嗖!

    遠處的山坡上,兩道身影極速飛掠而來,一前一后,與此同時,在山腳下也傳來極速掠動的沙沙聲,以及衣袍在風中快速擺動的聲音。

    杜迪安的瞳孔視界范圍擴張到最大,看見一道道熾熱身影從各處趕來,全都是拓荒者級的高,其中不乏外荒巔峰級的強者,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內荒級高,他心中暗松了口氣,先前在帕格爾山脈觀看烏莉塔聚集的各方勢力圍剿入侵者時,他就注意到里面的內荒級強者僅七人。

    不久前的王城戰斗中,也只看見龍族的內荒級高,僅龍母一人,達到內荒級的基本上都是各方勢力的一把,他心里做好最壞的預判,也就是龍族的老巢中最多會有一位內荒級高坐鎮領地,但如今看來,似乎一個都沒。

    “你曾說過,你沒什么朋友,我是你唯一知心交談的朋友?!倍諾習餐挪歡轄詠耐鼗惱?,眼中露出嗜血殺意,向身影的海利莎低聲道:“就算他們中有你的朋友,也罪該萬死!”

    海利莎無動于衷,沒有反應。

    這時,從各處趕來的拓荒者陸續到來,杜迪安松開了海利莎的掌,瞄準最先趕到的拓荒者,身影一動,猛地躥射出去,爭取搶在他們全都聚集過來時,盡可能多的解決幾個。

    這最先趕來的是一個六旬老人,身材瘦弱,動作異常迅速,他看見廣場上的幾灘血跡和地上的尸塊,以及無頭尸體,又驚又怒,大吼一聲,朝杜迪安沖去。

    然而,杜迪安恰好也朝他撲來。

    感受到杜迪安身上的驚人殺意,米夫心中的怒意頓時如冷水澆頭,瞬間清醒過來,作為參加過五次以上荒區狩獵行動的老一輩拓荒者,他的戰斗經驗帶來的直覺告訴他,面前的杜迪安極其危險,絕非他能夠匹敵。他立刻剎車,激發出魔身,轉身就跑。

    這一幕看上去頗為滑稽,讓等待增援的守衛們看得目瞪口呆。

    嗖!

    杜迪安魔翼拍動,背上的利刃肢體以怪異的姿勢舒展著,如果有風系神術大師在此,就會發現杜迪安的每一條利刃肢體上都有奇異的流線體,能夠極大程度的降低空氣的阻力,甚至能夠借助風力加速,這也是為什么利刃肢體的攻擊速度超乎尋常同階拓荒者的原因。

    杜迪安就像自帶推動器的狂獸,轉眼間便追上米夫,他臂急速探出。

    米夫感受到背部襲來的恐怖殺意,驚駭轉身,腋下新生出的兩條魔化臂急忙抓去,這臂是魔化構成,當解除魔身時也會隨之消失,反之,無論受到多大的傷,等再次激發出魔身時,又會恢復如初,因此在這瞬息間,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借助魔臂攔住杜迪安的攻擊。

    噗!噗!噗!

    三道切割聲幾乎同時響起,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劃破三匹布料一樣,兩條魔化臂在杜迪安的鐮刀下毫無阻礙地被割斷,直接刺入到他的背心。

    杜迪安臂一轉,鮮血抖出,米夫的心臟瞬間破碎,驚恐的眼上沒了生氣,極速向前跑動的身體撲倒在地,翻滾數個跟頭。

    殺死此人,杜迪安沒有停留,目光早已鎖定住第二個目標,身影微轉,改變方向朝第二人沖去。

    轉眼間,他便來到此人面前,這人的反應跟米夫一樣,從驚怒,到驚恐,等想要逃跑卻已經來不及,被杜迪安飛快追上斬殺。

    這些拓荒者有的魔痕擅于速度,但在杜迪安面前依然沒能逃脫,傳奇魔痕的恐怖就在于,即便是極限攻擊類型的割裂者,在速度和感知方面的增幅,也絲毫不遜色一般的稀有魔痕,這一點從透視瞳孔和超范圍視野,以及接近內荒級高的速度就能看出。

    在杜迪安連殺兩人后,其他聞訊而來的拓荒者似乎察覺到這里的變化,下一刻不約而同地朝彼此聚??拷?。

    杜迪安瞄準目標,半路截殺。

    再斬兩人后,其余的拓荒者終于聚集到一起,但人數卻僅僅五人,算上被杜迪安殺死的,總共九人。

    杜迪安舔了舔嘴唇,望著一同沖來的五位拓荒者,他們中有兩人的熱源反應達到了外荒巔峰的層次,但杜迪安并無懼意,反而感到莫名的興奮,身上殘留的血跡彌漫開的腥味,讓他有一種瘋狂的沖動。

    “米夫!”

    “克雷斯!”

    五人看見兩具倒在廣場邊緣的尸體,又是震驚,又是悲痛憤怒,其中一個外荒級中年人看到杜迪安,眉頭皺起,低聲道:“各位小心,此人應該就是入侵者,絕不能放過他!”他雖知曉外壁區杜迪安的存在,但畢竟不感興趣,沒有了解太深,而且這個時代也沒有照片,全靠肖像畫,因此并沒有認出杜迪安。

    其他人聽到“入侵者”三字,眼中的憤怒頓時更濃了,其中一人咆哮著率先沖來。

    杜迪安同樣極速沖向五人,能在對戰龍母時解決這些拓荒者,對他來說最合適不過。

    “上!”其他人暴喝一聲,激發出各自魔身,朝杜迪安蜂擁而上。

    杜迪安速度不減,全身的利刃肢體向外賁張開來,像一團滿是利刃的怪異球體,單是外表就令人看得頭皮發麻。這五位拓荒者中有兩人是防御薄弱的暗殺拓荒者,擅于藏匿和用毒,此刻看見杜迪安如此猙獰的魔身形態,只感到一陣牙痛,立刻向旁邊沖去,不敢觸碰。

    杜迪安在沖出的同時,便注意著五人的表情,很快便將那兩位閃躲的人鎖定成目標,當作優先擊殺對象,他知道,往往某個方面缺失的,在另一方面就會得到加強,就像他的割裂者魔痕一樣,擅于攻擊,防御卻很薄弱,不過他的防御薄弱也只是相對其他傳奇魔痕而言,單純從防御上算,比起稀有魔痕龍鋼者,也只是稍有遜色罷了。

    嗖!

    杜迪安沖向這閃躲中的一人。

    這人看見杜迪安沖擊的速度,以為會正面跟另外三人碰上,沒想到他會忽然拐彎朝自己殺來,心中登時一陣心涼,暗叫不好,轉身就跑,想要跟杜迪安拉開距離。

    他心中叫苦,想不通杜迪安為什么會舍近求遠的攻擊他,而且這樣還會陷入腹背受敵的境地,完全是得不償失,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曾經不經意時得罪過他,但在他的印象中并沒有這么一號人物。

    “去死!”一個持長槍的騎士咆哮著從杜迪安背后刺來,里的魔化長槍是標準的四米四騎槍,雖然沒有戰馬配合,但在他的中依然舞動得極其靈活,畢竟,他的魔身體高便有近四米,極其瘦長,兩臂極細,身體像橡皮一樣看上去很柔軟,背上脊椎骨處有一層薄膜,像蟬翼。

    他的魔身跟人類差別不大,只是膚色像尸體一樣灰白,不過,這不代表他的魔身施展的不全,恰恰相反,他原先的身軀兩米不到,此刻卻是近四米高度,盡管身體構造上跟人類相似,但也屬于完全魔化,這便是食尸者魔痕的形態。

    杜迪安背上長眼一般,利刃肢體倏然彈出,掃向長槍,錚錚兩聲,騎槍被斬斷。

    騎士看得呆了一下,面色駭然,沒想到這利刃怪肢如此恐怖,簡直是削鐵如泥,這要是再靠近一點的話,估計他整個人都要被斬成數段,這近戰還怎么打?

    另外二人也看到這一幕,眼中露出驚駭之色,追擊的速度不禁減了下來,不知該如何攻擊。

    杜迪安卻猛地一個加速,甩開三人,飛快追上前面逃跑的那人。

    “不——”

    慘叫戛然而止,杜迪安的身體靠近到他背后三米時,利刃怪肢蜂擁閃動,化作數道殘影,下一刻,杜迪安的身體掠過,原地留下一堆尸塊。

    杜迪安迅速轉身,殺向另外一人。

    “快,快攔住他!”這是一個圓臉女子,看上去三十左右,她看見杜迪安瞬間殺死一人,嚇得亡魂皆冒,急忙叫道。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