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黑暗王者 > 章節目錄 第九百八十九章:太陽獸魂蟲

阿森纳富勒姆进球:章節目錄 第九百八十九章:太陽獸魂蟲

    “你來了?!辯吃麓郵笛槭抑兇叱?,今天的她一身純白大褂,戴著防菌口罩,僅是口罩上露出的眼眸,便能讓人感受到她的美麗。

    杜迪安看到她時明顯眼眸一亮,原本有些緊張的身體也很快放松了下來。

    “準備好了么?”緋月溫柔地看著他,眼中有絲絲柔情。

    杜迪安深吸了口氣,嘴角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道:“準備好了,我相信你,你可以做到的!”

    緋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一定會的!”

    實驗室里十分空曠,儀器數量不多,但都較為復雜,在實驗室中間是一張金屬平臺,周圍有掃描儀,透析鏡等設備。杜迪安看了一眼,心中有些感嘆,雖然有超級芯片里的知識教導,但能在短短時日內制造出這些東西,也是非常不容易了。

    不過,這也是如今希爾維亞的整體工業技術上升的緣故,在他擔任壁主的兩年里,電能已經普及,在電力帶動的工業發展下,進步十分迅速,這才讓緋月有資本在短短時間內冶煉出合適的材料制造出這些東西,而且這里面投入的人力,估計超出他的想象。

    在緋月的指導下,杜迪安躺在了金屬平臺上。

    緋月再次戴上口罩,表情肅然,跟杜迪安對視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信任。

    “別緊張,加油!”杜迪安輕聲安慰。

    緋月微微點頭,深吸了口氣,向周圍的五個跟隨她學習多天老頭吩咐道:“準備開始!”

    五人眼中閃爍著興奮之色,他們等待這一天已經等了好幾個月了,這可是見證偉大奇跡的時刻,而他們便是奇跡的鑄就者!

    同樣的實驗,他們已經進行過許多次,所有的程序和過程早已倒背如流,只是今天換了一個對象罷了,而這個對象,是最后的實驗品,也是最寶貴的實驗品,不容失敗。

    盡管亢奮,五人卻表現的比以往更慎重。

    “上麻醉!”

    “切骨刀!”

    緋月將杜迪安身上的防菌服解開,露出白皙而強勁的胸膛,即便是躺著,也能看見六塊腹肌的輪廓,杜迪安沒有刻意健身追求完美身材,但在長期戰斗中,身材卻自然健美起來。

    五個老頭擔任助手,聞言給緋月遞去各類手術刀。

    打麻醉,剖開肚皮,用支架撐起,將內臟挪移……

    緋月動作熟練,目光冷靜專注,對面前血淋淋的畫面習以為常,沒過多久,她便完成了手術的前序,在杜迪安的身體內部構造出一個新的魔痕卵巢。

    “取魂蟲!”緋月吩咐。

    一個白褂老頭立刻從旁邊遞來一個封存魂蟲的透明罐,里面蜷縮著一只精神不佳的魂蟲,像一枚鱗片,呈矩形,身體近乎透明,只有幾道火焰般的紅絲纏繞在身體上。

    這是從東大陸帶過來的魂蟲,除了魂蟲本身附帶的能力外,自身還屬于烈焰屬性。

    不過,如果只是單獨殖入這魂蟲的話,它附帶的烈焰屬性基本等同于無,屬于隱性屬性,只有當與神羅帝國的魂蟲共存一體時,烈焰屬性才會變成顯性,產生沖突。

    杜迪安感覺頸脖以下的部位已經失去知覺,麻醉正慢慢延伸到大腦,他的思緒轉得有些慢,腦袋不時有一陣眩暈,時不時眼前發黑,供血不足,他用余光掃見這透明鱗片狀的魂蟲,能看見它身上有許多細密的小須,像無數的細足,他問過緋月這只魂蟲的來歷。

    太陽獸……

    東大陸暗藏魂蟲的賜名魔物,并非以“者”字為名,而這只魂蟲取自“太陽獸”體內,主要作用與光和熱有關,按照緋月的說法,太陽獸是極其罕見的魔物,實力極強,尤其擅長遠程攻擊,不過近戰能力也恐怖至極,幾乎沒有缺陷,唯一的缺點就是怕黑。

    到了晚上,太陽獸的實力會一落千丈。

    在緋月收集的諸多東大陸魂蟲中,這太陽獸魂蟲算是里面的頂尖了。

    杜迪安看得出來,緋月對這次的實驗毫無保留,雖然算不上孤注一擲,但也是傾盡了所有。

    很快,太陽獸魂蟲被緋月送入到杜迪安腹部,似乎聞到血腥味,這只精神不振的魂蟲頓時恢復了活力,迅速鉆入到杜迪安腹部的魔痕卵巢中。很快,血管鼓動,大量鮮血像抽水一樣汩汩涌來,匯入魔巢中。

    見這人工構建的魔巢穩住了魂蟲,緋月松了口氣,到這里基本實驗已經成功了三分之一。

    “神血!”緋月開口。

    旁邊一老頭迅速遞過去手指粗長的一小瓶黑血。

    緋月用注射器吸入,從杜迪安的心臟旁注入了進去,很快,黑色血液順著血管流入到杜迪安的心臟中,將紅彤彤的心臟染得泛黑,然后在心臟賁張中,飛快擴散至全身,所有的血管顏色都變得黯淡,包括杜迪安的嘴唇,也頃刻間發青,而且顏色逐漸加深,變得發黑!

    杜迪安看不見自身的變化,但忽然感覺大腦一陣脹痛,身體“感到”無比的燥熱,他已經被麻醉失去知覺,但這一刻似乎又恢復了身體的掌控,巨熱的高溫讓他頭皮發麻,但很快,這高溫中有一股極冷的寒意涌出,以右臂為起始,飛快爬滿全身,將燥熱壓了下去。

    不過,這燥熱的感覺也不甘示弱,很快又升騰起來。

    寒冷與沸熱迅速交替,杜迪安感覺腦子發脹到無法思考,腦仁發痛,他的視線已經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見,感覺身體似乎掉落到一個黑暗的漩渦中,不斷地下沉,下沉……

    “荒神之血好像流入到他的大腦中了!”一個老頭低聲驚呼,抬手撐起杜迪安已經閉上的眼眸,卻見眼珠毫無反應。

    緋月手里正在杜迪安腹部忙碌著,聞言頭也不抬地道:“不用擔心,他頸脖上的鈾環能阻擋神血,流入他大腦的,只是被神血感染的變異血液,不具備自我吞噬的攻擊特性?!?br />
    老頭松了口氣,就在這時,聽到緋月再次叫道:“不行,快,準備寒晶!”

    幾人望去,頓時看見詭異一幕,杜迪安的身體一半結冰,一半膚色赤紅如火,兩股不同的溫度在杜迪安的身上各占一半,在這兩種極端溫度的中間縫處,皮膚已經開始潰爛,在冰和火的爭斗下,又是冷凍又是高溫,基因鏈已經接近崩潰,身體無法承受。

    “怎么會……”幾人難以置信,睜大了眼睛,他們先前實驗時,雖然也出現過這樣的情況,但他們改良過了,利用神血可以穩定住這種狀態,為什么現在失效了?

    這時,緋月抓起遞來的寒晶,迅速切開,將里面的寒液吸入注射器中,注入到杜迪安體溫熾熱的左半邊身體中,很快,這左邊身體的溫度漸漸降低了幾分,不過很快又再次熾熱起來,而且比先前更加滾燙。

    緋月臉色難看,“魔痕的等級不匹配,太陽獸魂蟲想要吞掉割裂者,該死!”

    她先前也遇到過魂蟲與實驗體魂蟲不匹配的情況,但在神血的穩定中,兩者很快被壓制,可是這次的情況卻明顯不同,她忽然意識到,先前之所以情況能依靠神血壓制,是因為先前實驗的魂蟲太普通了,而太陽獸魂蟲和割裂者魂蟲,都是頂尖的魂蟲。

    尤其是太陽獸魂蟲,比起她的「育夢者」魂蟲也只是稍遜半分,比割裂者魂蟲強太多了。

    原本按正常的情況,割裂者魂蟲根本沒有一戰之力,無法構成平衡,但她知道,杜迪安的割裂者魂蟲是吞噬了同類后的強化版魂蟲,并且又吞噬了荒神因子,屬于真正的神化加強割裂者魂蟲!而這神化的特性,足以讓割裂者變得更加極端,按帝國的五星魂蟲分級制度的話,神化割裂者完全能列入五星級別!

    雖然不能在五星里排到名列前茅的位置,但也算是頂尖魂蟲之一了!

    只是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是不能壓制太陽獸魂蟲。

    很快,緋月醒悟了過來,太陽獸魂蟲極有可能吸食了神血,完成了神化,所以在原本就高于割裂者的品質上,再次提升,已經屬于五星魂蟲中數一數二的佼佼者了。

    “他的身體快承受不住了?!庇腥絲吹蕉諾習駁納硤逯屑淅淙確指畬?,表皮已經破裂腐爛,不禁焦急叫道。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