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鬼門當鋪 >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一章

富勒姆猴: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一章

    “口說憑,還是拿出證據來比較有說服力?!?br />
    李邱生也是聽得煩了,直接就站起來嗆了一聲。

    全場頓時沒了聲音。

    莫念凝站起來李老板,斗膽問一句,您要的交代究竟是找到劫您貨船的真兇,還是隨便找一個替死鬼都成?”

    此話一出口,法官和檢察官都有些懵了,視線在莫念凝和李邱生之間來回切換著。

    “李某要的,當然是真相!”

    “好!”莫念凝一聲叫好,悅耳的女聲在整個法庭上傳蕩開來,“我這里倒是有一個跟大家所的,不一樣的真相?!?br />
    穆樓不莫念凝酒精想干,以為是段淮寧指使的,可看段淮寧的目光,卻又不像,在場的,人人都帶著疑惑和嘲諷,唯獨黎塘,直直地站在那,沒有一點情緒的波瀾。

    不小說 .U.他是心如死灰了呢,還是莫念凝。

    “劫船的,另有所人,但絕不是梨花苑的琴淺生?!?br />
    李邱生只當是看笑話一般的,心里早就認定了黎塘是犯人。

    “而是前任海關監督,劉自州?!?br />
    此話一出口,一片嘩然,就連李邱生本人都被嚇了一跳。

    汪廷是人?那可是他苦心栽培起來的一顆棋子,何況,他也沒把汪廷往絕路上逼,汪廷根本就犯不著去劫他的貨船。

    而且,汪廷應該,動他李邱生的,會有下場,他不可能再這么作死,沒事找事。

    “證據呢?莫?”

    對于李邱生的質疑,是她意料之中的,畢竟汪廷是他養的狗,打狗還得看主人不是?

    “證據當然有,不過首先,我得說說這個劉自州,哦不,應該說是汪廷,汪才對?!?br />
    “汪廷”這兩個字一出口,莫念凝能很明顯地看到李邱生的身形怔了一下,他可能沒想到,會有人去查一個已經下臺的海關監督,這可以說是毫意義的。

    但是……

    提起汪廷,李邱生自然而然會想起幾年前桂姑的事件,要,連對唐家做了那種事,都不曾覺得心虛,卻唯獨對桂姑那一次,莫名地感到心慌。

    “撇開他是汪廷還是劉自州不說,總之他是前任的海關監督,如果是他要劫一艘貨船,憑他在碼頭海關方面的關系,應該是輕而易舉?!?br />
    李邱生似乎是忘了要了,此刻不在想些,或許是在擔心汪廷的事情敗露,會連累到他,或許,他真的是小瞧了靈魂當鋪的人了,即便是個,也不能掉以輕心。

    不過,莫念凝說得雖然有理,但卻沒有一點真憑實據,這里是法庭,不是辯論賽賽場,光有道理是沒用的。

    莫念凝瞥了一眼李邱生,眼神中涵蓋了一絲的警告意味,李邱生從不畏懼任何人,可就在那一瞬間,他的心底泛起了一陣莫名的擔憂。

    “所以,我找到了共犯?!?br />
    這話一出口,整個法庭就像被炸開了鍋一樣,細細碎碎的討論聲,漸漸壓過了法官的聲音。

    “不過,很可惜,他已經死了,而且連帶著之前貨船上的那些船員、工人,也一幸免?!?br />
    換言之,也就是曾經指證黎塘的人,全部都死了,死對證,這下就沒了人證,理應來說算是一件好事,但在此刻,卻疑又將黎塘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庭上吵吵嚷嚷的聲音突然小了下去,轉而變成了竊竊私語,細細碎碎的,就像一根根細小的針,在扎人的心,即便不像刀子那般能見血,卻依舊會有一種莫名的痛。

    “莫這意思,是死對證了?”

    回過神來,李邱生依舊是咄咄逼人的口氣。

    “李老板就不先問問兇手是誰嗎?”小說網不跳字。

    好好的一次開庭,卻演變成了莫念凝跟李邱生之間的對弈,誰都沒有要讓步的意思,就好像大家都掌握了彼此的鐵證一樣。

    “兇手有兩個人,就是前任海關監督父子倆,劉自州和劉濟?!?br />
    說到這里,很多人都糊涂了,連法官都覺得奇怪了,不是好好的說著劫貨船的案子嗎?就扯出一樁命案來了,而且居然還是父子作案,還真是稀奇。

    “剛剛我提到過一句,這個劉自州是假的,那么真的劉自州在哪?而這個假的劉自州又究竟是誰呢?”

    李邱生一定沒想到,有一天這件事會被提到公堂上來講,有關汪廷是替代了劉自州的角色的,他比誰都清楚,手段非是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那么,莫念凝會那些往事嗎?就算她是靈魂當鋪的人,也不可能都吧……

    李邱生心里如是安慰道,可又有些止不住地擔心,他不是怕事情敗露了,他要被樣,這年頭,要成大事者,誰的手上還能不沾血的?

    只是,他覺得在這樣的場合之下,有失他的顏面。

    “莫這么嘩眾取寵,究竟是鐵證在手,還是只是在拖延,轉移大家的視線?”再這么下去,這一場審判,就要升華為撕逼大戰了。

    莫念凝從穆樓手中接過幾張相片不最近大家有沒有聽說,褔郢路最近出了一個吃人心的怪物,每到晚上,都會有遇難者,只要是被盯上的,一幸免?!?br />
    她手里的相片,就是一些死尸的相片,相片里的人都是死于胸口被人剖開,心臟被挖,只是除了這一點,他們之間還有一個聯系。

    “這些死者,全部都是當初上過李老板的貨船,然后被一同擄走又奇跡生還的碼頭工人?!幣桓齦?,都是指證過黎塘的人,卻都死于非命,沒留下一個全尸。

    “這不就是證明了,是你們殺人滅口,想搞個死對證嗎?”小說網不跳字。李邱生嗤之以鼻,冷哼了一聲。

    全場又沸騰起來,交頭接耳地談論著,其中更多的情緒是恐慌。

    “兇手也是這么想的?!蹦钅掌桓松肀叩娜?,呈給了法官,“由于先入為主的思想,殺人滅口的罪名一定會被冠在琴淺生的頭上,但如果這才是兇手的目的呢?”

    穆樓越聽越迷糊,只覺得莫念凝越說越遠,想要制止,卻又不行。(未完待續。)

    第二百五十一章

    第二百五十一章是 由【*】【小-說-網】會員手打,

    </iv>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