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鬼門當鋪 >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五章

富勒姆队标: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五章

    “五爺的教誨,淺生銘記于心?!?br />
    他不怨恨任何人,就像秋倌,臨了臨了,也不是帶著怨恨離開的,要說有什么情緒,大概也只是后悔和不甘吧。

    而種種的悲劇之下,應該被怨恨的,是這個充滿了偏見和迂腐的年代,是它坑害了所有人。

    所以,戚五爺大可不必擔心黎塘會在大胡子面前說什么,他并不是什么喜歡嚼舌根子的人,況且,這樣的事情要是再拿出來講,他總覺得是在對死去的秋倌的一種褻瀆。

    車一路在夜城的街道上行進,直到在一個氣派的西式宅院前停下。

    黎塘早該想到的,大胡子的學生一定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可他卻沒有料到,這個“學生”竟然會是傅愷庭。

    “老師?!?br />
    車已在傅宅前停下,傅愷庭就帶著周芳蘭在門口候著了,見到大胡子從;無;錯;+車里下來,恭恭敬敬地行了個禮。

    “好了好了,我今天還帶了個朋友過來,不介意吧?”

    傅愷庭還沒說話呢,周芳蘭就搶先道:“戚老這是哪里的話?不過是多一雙筷子的事,戚老的朋友能光臨寒舍,那是我們的榮幸?!?br />
    前一秒還格式化地笑著呢,可就在黎塘跟著戚五爺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周芳蘭整張臉都不禁抽了一下,右眼皮一陣狂跳。

    怎么是他?!

    “傅長官,傅夫人?!?br />
    前陣子,她周芳蘭就差沒把梨花苑給拆了,現在這風水輪流轉,該是輪到她遭殃了。

    “五爺,琴老板?!備碘プ⒁獾攪松砼云拮由袂櫚謀浠?,稍稍側過了身,擋住了周芳蘭,跟戚五爺和黎塘先后招呼了一聲。

    大胡子來回瞄著這兩路人,也算是看出了些端倪,他來這夜城之間,這傅家的媳婦跟他這小兄弟指不定結下過梁子。

    “都別在門口站著了,進去吧?!敝芊祭家饈兜階約旱氖?,忙又換上了那張可親的嘴臉,目光時不時地會瞄兩下黎塘。

    她是真沒想到啊,梨花苑的一個唱戲的,居然還有這樣的背景,原以為撐死了也就有個五爺在背后當靠山,誰知道這會兒又殺出個戚老。

    大胡子的朋友,那要是嚴格按輩分來,傅愷庭是不是還得喊黎塘一聲“師叔”???

    家里頭,傅書朗和傅安妮早就候著了,傅安妮平日里也沒聽戲這方面的嗜好,自然不認識黎塘這個人,不過琴淺生這個名字她是聽說過的。

    而傅書朗就不同了,他可認識黎塘呢,尤其是在秋倌走了之后,他們還一道去送了。

    也不知道為什么,現在再看見黎塘,有一股子莫名的心虛。

    “哥,這都誰???”戚五爺她認識,但剩下兩個,一個是頭發花白,蓄了絡腮胡的老頭子,還有一個是面目清秀,儒雅翩翩的年輕小伙,簡直是極大的反差。

    傅安妮不禁多瞧了幾眼黎塘,雖說印象不深,但好像在哪見過。

    “這就是書朗和安妮吧?”一進去,大胡子就瞧見了那兩個年輕人,不禁就問了出來,“都這么大了?!?br />
    不用多說,年紀大的肯定就是傅愷庭說得那個老師了,傅安妮和傅書朗一同招呼了一聲:“師公?!?br />
    “嗨,這一喊,我才覺得,我這是真老了?!?br />
    大胡子一邊笑著,一邊往里邊走,傅愷庭和周芳蘭陪著,也只有附和的份兒。

    黎塘和戚五爺跟在后邊,幾乎就是不說什么話的,尤其是黎塘,他不說話,周芳蘭和傅愷庭一時也更不敢跟他去搭話。

    “誒,哥,那男的,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傅安妮對黎塘那張臉是越看越覺得熟悉,尤其是他眼角的那顆淚痣,總覺得似曾相識。

    傅書朗瞧了一眼黎塘,這些天他都沒怎么出門,消受了不少,也算是因為秋倌的事,受了點打擊:“梨花苑的琴淺生,你認識?”

    這一說,傅安妮就明白過來了,那天在戚五爺的晚宴上,不就是那個男人跟劉濟打了起來嗎?還差點把五爺的場子給砸了,看不出來啊,這么安靜一個人,跟那天晚上的簡直判若兩人。

    她記得,好像還是為了段淮寧身邊那個姓莫的女人,才打起來的。

    還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梨花苑的?”傅安妮嘀咕了一聲,“那不是唱戲的嗎?爸找人來唱堂會了?”

    傅書朗搖了搖頭,不解。就算是為了討戚老的歡心,所以叫人來唱堂會,可秋倌那道坎都還沒能過去呢,傅愷庭和周芳蘭又怎么可能笨到去梨花苑請人?

    況且,看琴淺生那行頭,哪里是來唱堂會的樣子?

    距離用餐還有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大胡子坐在客廳里頭,對面是傅家的夫婦倆,半天他才跟站在一邊的五爺和黎塘招手道:“別愣著,都坐下吧。淺生,你過來,坐我邊上來?!?br />
    黎塘這會兒只覺得這大胡子是故意在搞事情啊,簡直就是不嫌事大,好像是在故意宣告什么一樣。

    “愷庭啊,我聽說你愛聽戲?”

    “是有那么一點興趣,有時拿來消遣一下時間?!備碘ッΥ鸕?,對于他這個老師,他還是十分尊敬的,畢竟他能有今天,一大半都是靠大胡子在提攜。

    大胡子一聽,故意一拉臉:“誒,什么消遣時間?這戲可是咱們的國粹,什么消遣不消遣的?我這好兄弟還就是唱戲的呢,你這不埋汰他嗎?”。

    “是我失言,是我失言,老師教訓的是?!?br />
    傅愷庭算是看出來了,這回戚老來這里,興師問罪的成分倒是大一些了,估摸著也是從哪聽見什么風聲了,可傅愷庭又覺得冤得很,他可從沒對琴淺生或者梨花苑動過什么手啊。

    “琴老板這么年輕,能和戚老成了兄弟,還真是一番佳話??!”周芳蘭見自個兒的丈夫被嗆,自然要出來圓個場。

    大胡子爽朗一笑,喝了口熱茶,將杯子放回:“這不是有個詞兒叫‘忘年交’嗎?人活著,要是碰見知己了,哪還在乎年紀那些個虛的?”

    大胡子越說越離譜,黎塘擔心,他再這么說下去,黎塘都快成他親兄弟了。(未完待續。)

    第三百五十五: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