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鬼门当铺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五章

青岛富勒姆家用: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五章

    “五爷的教诲,浅生铭记于心?!?br />

    他不怨恨任何人,就像秋倌,临了临了,也不是带着怨恨离开的,要说有什么情绪,大概也只是后悔和不甘吧。

    而种种的悲剧之下,应该被怨恨的,是这个充满了偏见和迂腐的年代,是它坑害了所有人。

    所以,戚五爷大可不必担心黎塘会在大胡子面前说什么,他并不是什么喜欢嚼舌根子的人,况且,这样的事情要是再拿出来讲,他总觉得是在对死去的秋倌的一种亵渎。

    车一路在夜城的街道上行进,直到在一个气派的西式宅院前停下。

    黎塘早该想到的,大胡子的学生一定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可他却没有料到,这个“学生”竟然会是傅恺庭。

    “老师?!?br />

    车已在傅宅前停下,傅恺庭就带着周芳兰在门口候着了,见到大胡子从;无;错;+车里下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好了好了,我今天还带了个朋友过来,不介意吧?”

    傅恺庭还没说话呢,周芳兰就抢先道:“戚老这是哪里的话?不过是多一双筷子的事,戚老的朋友能光临寒舍,那是我们的荣幸?!?br />

    前一秒还格式化地笑着呢,可就在黎塘跟着戚五爷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周芳兰整张脸都不禁抽了一下,右眼皮一阵狂跳。

    怎么是他?!

    “傅长官,傅夫人?!?br />

    前阵子,她周芳兰就差没把梨花苑给拆了,现在这风水轮流转,该是轮到她遭殃了。

    “五爷,琴老板?!备碘プ⒁獾搅松砼云拮由袂榈谋浠?,稍稍侧过了身,挡住了周芳兰,跟戚五爷和黎塘先后招呼了一声。

    大胡子来回瞄着这两路人,也算是看出了些端倪,他来这夜城之间,这傅家的媳妇跟他这小兄弟指不定结下过梁子。

    “都别在门口站着了,进去吧?!敝芊祭家馐兜阶约旱氖?,忙又换上了那张可亲的嘴脸,目光时不时地会瞄两下黎塘。

    她是真没想到啊,梨花苑的一个唱戏的,居然还有这样的背景,原以为撑死了也就有个五爷在背后当靠山,谁知道这会儿又杀出个戚老。

    大胡子的朋友,那要是严格按辈分来,傅恺庭是不是还得喊黎塘一声“师叔”???

    家里头,傅书朗和傅安妮早就候着了,傅安妮平日里也没听戏这方面的嗜好,自然不认识黎塘这个人,不过琴浅生这个名字她是听说过的。

    而傅书朗就不同了,他可认识黎塘呢,尤其是在秋倌走了之后,他们还一道去送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再看见黎塘,有一股子莫名的心虚。

    “哥,这都谁???”戚五爷她认识,但剩下两个,一个是头发花白,蓄了络腮胡的老头子,还有一个是面目清秀,儒雅翩翩的年轻小伙,简直是极大的反差。

    傅安妮不禁多瞧了几眼黎塘,虽说印象不深,但好像在哪见过。

    “这就是书朗和安妮吧?”一进去,大胡子就瞧见了那两个年轻人,不禁就问了出来,“都这么大了?!?br />

    不用多说,年纪大的肯定就是傅恺庭说得那个老师了,傅安妮和傅书朗一同招呼了一声:“师公?!?br />

    “嗨,这一喊,我才觉得,我这是真老了?!?br />

    大胡子一边笑着,一边往里边走,傅恺庭和周芳兰陪着,也只有附和的份儿。

    黎塘和戚五爷跟在后边,几乎就是不说什么话的,尤其是黎塘,他不说话,周芳兰和傅恺庭一时也更不敢跟他去搭话。

    “诶,哥,那男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傅安妮对黎塘那张脸是越看越觉得熟悉,尤其是他眼角的那颗泪痣,总觉得似曾相识。

    傅书朗瞧了一眼黎塘,这些天他都没怎么出门,消受了不少,也算是因为秋倌的事,受了点打击:“梨花苑的琴浅生,你认识?”

    这一说,傅安妮就明白过来了,那天在戚五爷的晚宴上,不就是那个男人跟刘济打了起来吗?还差点把五爷的场子给砸了,看不出来啊,这么安静一个人,跟那天晚上的简直判若两人。

    她记得,好像还是为了段淮宁身边那个姓莫的女人,才打起来的。

    还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梨花苑的?”傅安妮嘀咕了一声,“那不是唱戏的吗?爸找人来唱堂会了?”

    傅书朗摇了摇头,不解。就算是为了讨戚老的欢心,所以叫人来唱堂会,可秋倌那道坎都还没能过去呢,傅恺庭和周芳兰又怎么可能笨到去梨花苑请人?

    况且,看琴浅生那行头,哪里是来唱堂会的样子?

    距离用餐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大胡子坐在客厅里头,对面是傅家的夫妇俩,半天他才跟站在一边的五爷和黎塘招手道:“别愣着,都坐下吧。浅生,你过来,坐我边上来?!?br />

    黎塘这会儿只觉得这大胡子是故意在搞事情啊,简直就是不嫌事大,好像是在故意宣告什么一样。

    “恺庭啊,我听说你爱听戏?”

    “是有那么一点兴趣,有时拿来消遣一下时间?!备碘ッΥ鸬?,对于他这个老师,他还是十分尊敬的,毕竟他能有今天,一大半都是靠大胡子在提携。

    大胡子一听,故意一拉脸:“诶,什么消遣时间?这戏可是咱们的国粹,什么消遣不消遣的?我这好兄弟还就是唱戏的呢,你这不埋汰他吗?”。

    “是我失言,是我失言,老师教训的是?!?br />

    傅恺庭算是看出来了,这回戚老来这里,兴师问罪的成分倒是大一些了,估摸着也是从哪听见什么风声了,可傅恺庭又觉得冤得很,他可从没对琴浅生或者梨花苑动过什么手啊。

    “琴老板这么年轻,能和戚老成了兄弟,还真是一番佳话??!”周芳兰见自个儿的丈夫被呛,自然要出来圆个场。

    大胡子爽朗一笑,喝了口热茶,将杯子放回:“这不是有个词儿叫‘忘年交’吗?人活着,要是碰见知己了,哪还在乎年纪那些个虚的?”

    大胡子越说越离谱,黎塘担心,他再这么说下去,黎塘都快成他亲兄弟了。(未完待续。)

    第三百五十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