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鬼門當鋪 > 章節目錄 第八十四章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2010年富勒姆阵容:章節目錄 第八十四章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秋倌老板覺得,傅大少爺如何?”

    秋倌只是冷笑了一聲,才道:“人中龍鳳,前程錦繡?!?br />
    “傅姓家世清白,傅長官又是身居高職,確實是人中龍鳳;而前段日子下來,傅少爺對大煙一案的查辦,足以見得傅少爺的能力,前程錦繡也是當然。加之,傅少爺為人耿直仗義,胸懷遠志……”

    “你究竟想說什么?”秋倌突然拔高了嗓音,打斷了段淮寧,過后才意識到失禮了,放軟了聲音賠不是,“秋倌今兒有些乏了,說話不知輕重,沖撞了段老板,還請不要見怪?!?br />
    段淮寧說的這些,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就是因為太清楚了,所以才會覺得絕望,才會明白卑賤如他,配不上傅書朗這個人。

    可有些事情,不是知道就能怎么樣的。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明知不可戀而戀之,明知不可思而思之。情到深處,由不得自己。

    段淮寧看著秋倌變換著的表情,不禁嘆了口氣:“傅少爺注定是要登上頂峰的人,他的一生都容不得污點。這么說,秋倌老板能明白段某的意思了嗎?”

    污點?

    哦,他明白了,段淮寧今天是來當說客的。

    那位傅大少爺要實現自己的抱負,勇攀高峰,立足于誰都無法比擬的高位,自然是容不得他這樣的污點成為丑聞的。

    只是……

    秋倌深吸了一口氣,突然平靜了下來:“是他讓你來的嗎?這些話,他為什么不自己跟我說?”

    “得饒人處且饒人?!倍位茨嬪掀驕滄?,其實心里卻也有些不忍心,“秋倌老板可是名角,將來與傅少爺之間免不得要有撞面,何必撕破臉皮,叫彼此都難堪?”

    “呵呵……如此說來,倒是秋倌不識大體了?!鼻鑌牡托α思干?,說出來的話,卻極具諷刺,“有勞段老板掛心此事,話說到這份上,秋倌我也不是什么不知好歹的人,若真是傅少爺的意思,我自然不會再死纏爛打,砸了自個兒的顏面?!?br />
    “都說秋倌老板是個明白人,果不其然?!倍位茨獠判ψ耪酒鶘砝?,拍了拍坐皺的衣裳,“那段某言盡于此,就不打攪你休息了,改明兒再見?!?br />
    “等等!”見段淮寧要走,秋倌突然站了起來,頭上掛著的金步搖發出一串清脆的撞擊聲,“既然他能讓你來找我,就一定是信你,不論今后發生什么事,希望你都能陪著他,不要讓他失望和為難?!?br />
    “定不辱所托?!?br />
    “還有,你且回去告訴他,從今往后,秋倌就只是秋倌,只管唱自己的戲,他傅大少爺是生是死,是好是壞,都與我再無干系。若他看得起我,愿意來捧個場,自是歡迎,但也僅此而已?!?br />
    止于唇齒,掩于歲月;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就當是他錯了吧,不該有這樣的妄想,其實他早該放下,不該有那樣的執著,他怎么能奢求那位傅大少爺拋下世俗的成見,跟他這樣下九流的人物在一起?何況,他還是個男人。

    “秋倌老板,且自珍重?!倍位茨厴磣詈蟮懶艘簧鷙?,就走了出去。

    本以為這個秋倌是如傳言中所說那樣,是個驕縱蠻橫的主,所以來之前,段淮寧就做好了軟硬兼施、威逼利誘的打算,卻沒想到,事情竟進行得如此順利。

    或許,真是他冒犯了,秋倌雖是戲子,可對傅書朗的感情,卻是不摻一絲利益的單純。

    這世上很多事情,本就沒有對與錯之分,只有利與不利之別,秋倌的身份,注定了不能與傅書朗有結果。

    傅書朗需要的應該是一個能給他帶來利益的妻子,而不是會給他招來麻煩與丑聞的伴侶。

    “琴老板留步!”

    正當里面交談得火熱的時候,外面也并不平靜。

    段年剛跟趙班主和黎塘一起從屋里出來的時候,就立刻叫住了黎塘,這一留,沒把黎塘嚇到,卻把一旁的趙班主給驚到了。

    趙班主心里犯著嘀咕,這姓段的兩兄弟,今兒是怎么回事?一人抓著一個角兒不放,可別出什么亂子。

    “段……”

    可趙班主才剛開口,就被段年抬手攔了下來:“趙班主不必驚慌,我只是想跟琴老板聊兩句,并無惡意。不知道琴老板愿不愿意給我這個面子?”

    黎塘只是看著段年,不置可否。他記得,阿凝當初是跟著兩個年輕人走的,而其中一個就是眼前這個段年。

    段氏兩兄弟的名號,他也聽人說起過,一個經商,一個行醫;一個能文,一個會武,在夜城待了有些年月了,混得也算是風生水起。

    “這說的哪里的話?您捧場,哪有不給您面子的說法?”段年都這么說了,趙班主自然沒有趕爺走的道理,忙換了副嘴臉,笑著道,“只是咱淺生怕生,不太懂規矩,怕是會冒犯了您?!?br />
    “如此甚好。琴老板看上去與我差不多年紀,要是太拘泥于規矩,倒是沒法說下去了?!倍文暉ψ?,目光時不時掃兩下黎塘,心里忖度著——這個人,真的會是淮寧的弟弟嗎?

    趙班主見狀,便也不好再推脫,拱手告辭:“那我就不打攪您二位了!”臨了,路過黎塘的時候,又悄悄交代了一句,“別忘了分寸?!?br />
    黎塘當然知道這話是什么意思,他現在叫琴淺生,是趙班主打小便培養起來的角兒,來梨花苑之前的所有經歷都是假的,都是不能說的。

    入了行,就要遵守行里的規矩,師傅的話不能不聽,梨花苑的招牌也不能不保。

    說是想跟黎塘聊聊,可趙班主一走,段年卻沒了聲,只是在黎塘前面走著,瞧著樓下練功場里的各種器具——嗬!倒還真是十八般武藝,樣樣都得練。

    “琴老板幾歲入的這行?”

    “打從記事起,就在這了,至于多大歲數,倒是記不清了?!?br />
    段年只是點點頭,并沒有要拆穿他的意思,心想著有些事急不得,他要真是當年的唐家二少爺唐遠寧,這些年下來,也一定是吃盡了苦頭。

    雖說很想立刻替段淮寧了了心愿,但也只能一步步來,這會兒還是先替段淮寧來摸個底,探探虛實吧。(未完待續。)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