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 《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第1卷 2359:聂的柔的心思

富勒姆对维拉:《盛世婚宠:易少的娇妻》 第1卷 2359:聂的柔的心思

    蔺赤看众人的反应,很理智地选择了避开,“好吧,你们去四处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老婆,在这里看风景还挺不错的?!比缓缶屠孔偶茸诙ヂタ捶缇?。

    关于藏宝失窃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易云睿脸色冷到了极点,夏凝对温先生说:“温先生,这事情有点诡异,要不……”

    “老婆,”易云睿淡淡的打断妻子说话,目光落到温先生身上:“麻烦你先出去一会,我有事情跟温先生说?!?br />

    夏凝愣了愣,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不过有别人在场也不好驳了丈夫的话,待会回家再问也一样,遂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易督帅,”温先生轻咳了几声:“您看我的眼神,好像要说些什么呢?”

    “对于这件藏宝,理事会的人也感兴趣。对方的人能在我与你眼皮底下作案,温先生怎么看?”

    “这个……”温先生迟疑了一会:“我们当然会彻查?!?br />

    “很好,”易云睿声音变得更加低沉:“那我等你好消息?!?br />

    温先生本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咽了回去,他站了起来,朝易云睿躬了躬身:“可以,那温某先告辞?!?br />

    “我希望,”易云睿在背后冷冷的说:“理事会提供的是有价值的消息。我不希望这件事某些组织也在从中作梗?!?br />

    听出易云?;袄镆馑?,温先生脸色一黯,正色说:“或者也正如易督帅所说,某些组织可能会从中作梗。但并不包括理事会。理事会让我过来是与易督帅打好关系,这是理事会的立场?!?br />

    “是吗?”易云睿不以为然:“据我所知,理事会的立场并不始终如一。说要与易某我打好关系,这样的做法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这话让温先生有点无法回答,易云睿说得没错,理事会背后金主众多,势力庞大,为了利益无所不用其极。立场经常改变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所以,他只能转身再次朝易云睿躬了躬身:“对于易督帅的话,温某只能说,尽温某所能,尽可能多长时间的保持双方友好关系?!?br />

    易云睿眸里掠过一抹冷冽,手微微一挥,温先生告辞离开。

    夏凝就等在门外,看到夏凝的那一刻,温先生眼神多了些情绪,却很快恢复平静:“夏公爵?!?br />

    “你俩……没问题吧?”夏凝有点担心。

    “当然是没任何问题的,”温先生如常的礼貌笑容,礼貌回答:“只是聊了聊今晚藏宝失窃的事。对于这次发生的事情,理事会表示很抱歉,理事会也会尽一切所能找出偷窃者,夏公爵放心就是?!?br />

    “其实这件宝物也不是我想要,只是我丈夫的一位故人所有。能尽快寻回那当然是好事。那就麻烦温先生了?!?br />

    温先生朝夏凝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夏凝,是他阔别多年的女人,能藉着这个机会再次接近她,在温先生心里无比的满足。所以他很清楚易云睿的警告,万一理事会立场变了,他和夏凝的立场也会改变。到时候是

    敌是友不确定。对于他来说,当然是想……多亲近她一些,多一会。

    “老公,”夏凝坐在丈夫身旁,一脸担心:“那件宝物……”

    易云睿笑了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了抚妻子额前的长发:“之所以称得上是宝物,里面肯定有特别的地方。关于这次事件牵连多方面单位,最害怕的不外乎这里的负责人了。我们等就是了。一切回家再说?!?br />

    夏凝点了点头,易云睿牵起她的手,在一众战战兢兢的场地管理人员中离开。

    高价拍下的藏宝,竟然在卖主在的情况下当众失窃,要是这事情不处理好,这间高级拍卖行肯定开不成了。

    一向习惯于睡懒觉的华夫人,最讨厌别人早上叫醒她,只是看到阿洛斯那俊俏脸容时,她脾气好了几分。

    幸好叫醒她的人是阿洛斯,换了别人,保不准有什么下场。

    “老了,起来就头晕,让我缓缓,叫那个人等一下吧?!被蛉擞衅蘖Φ乃底?。

    “夫人,来人是不列颠的聂柔公主?!?br />

    华夫人眼睛微微一亮:“她?她怎么来了?”

    “夫人要见吗?”

    华夫人叹了一口气:“女王陛下的心尖宠,当然是要见了。呵,公主大人也挺赏面的,早上八点多就驾临。莫非昨晚和谁找乐子一晚没睡?”

    华夫人很不情愿的起了身,简单而又不失庄重的打扮了一下,在阿洛斯的搀扶下下了楼。

    “公主殿下,早上好?!?br />

    “华夫人好?!倍宰爬先思业男欣?,聂柔也简单的躬了躬身。

    佣人送来茶点果品,华夫人端起一杯浓咖啡喝了一口:“老人家平常没什么事做就喜欢睡觉。一睡过去就很难起来。刚才怠慢了,殿下体谅?!?br />

    “是我唐突了。本应该预约的,只是突然听闻华夫人住在这,所以心血来潮就来见您了?!?br />

    华夫人看了她一眼:“我住这里几个月时间了。暂时不想回锐世。毕竟是我的故乡?!?br />

    真是心血来潮吗?她可不苟同。这位公主能耐大着呢,依她所知聂柔绝不做浪费时间的事情,也就是说聂柔来找她是有目的的。

    聂柔喝了一口茶,和华夫人闲聊了几句,随即话锋一转:“和你一样,天启是我的祖国,回来的感觉很好。而且也见回了易云睿。前几天却云凝居见了他,也见了夏凝?!?br />

    “哦?”华夫人挑了挑眉,这是说到重点了吗:“夏凝是不列颠的公爵,你俩在另一个层面来说,服务于同一人。感觉如何?”

    聂柔脸色一冷:“夏凝只是继承了戴维斯老公爵的财产而已。在戴维斯集团挂了个名而已,一切都是前人给的,倒没看出有什么本事?!?br />

    一句话已经听出聂柔对夏凝的态度,华夫人心里了然了几分,和别的大家族的,有能力的女人一样,聂柔极度瞧不起夏凝。认为夏凝是攀上了有能力的丈夫,走狗屎运般的继承了财产的平凡女人。

    “虽

    是这样说,毕竟是易督帅最爱的女人,像易督帅这样的男人,能将他的心守住这么久,这样的女人也不是什么普通女人?!?br />

    “阿睿与她只是小时候认识了,发生了些事情而已。阿睿是个重感情的人,放不下她正常,并不代表阿睿十分爱她?!蹦羧嵋涣巢恍?。

    “这个嘛……”华夫人放下咖啡:“据我所知,这么些年在易督帅身边出现过不少女人,没错,表面上看这些女人都比夏凝强。但最后留在易督帅身边的还不是夏凝吗?所以呢……”

    “按你这么说,古洛君身边的女人是汤且莹,是不是意味着汤且莹比你强?”

    这话一出,华夫人眸里掠出一抹嗜血!

    汤且莹……汤且莹!

    捕捉到华夫人脸上细微的表情,聂柔一脸得意:“所以嘛,我不太赞成华夫人刚才说的。对比起你,汤且莹算什么?你和侯爵当年在锐世可是极度厉害的人物呢。而且是让人人称羡的神仙眷侣?!?br />

    华夫人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没有开口。

    “华夫人回国,一方面是因为侯爵不在了,一个人不想留在伤心地。另一方面应该也是因为古洛君。这样说吧,汤且莹已经不行了,现在的你取她代之不是不可能?!?br />

    “我是侯爵夫人,”华夫人语气一正:“侯爵是不在了,但我永远都是侯爵夫人。汤且莹能不能留住古洛君是她的事,公主殿下请注意言辞?!?br />

    “哈哈哈!”聂柔笑了起来:“夫人生气了啊,真的不好意思。我年轻说话不知轻重,也请夫人体谅一下?!?br />

    华夫人脸色微微一黯,聂柔不会是在‘报复’她刚才让她等她的事?要真这样,这个女人不能多接触。

    “殿下说的是什么话呢,我的意思是,古洛君已经和汤且莹在一起了,我与他的事已经结束了。这次我回国只是想休息一下,毕竟人老了,要落叶归根?!?br />

    “落叶归根?”聂柔摇了摇头:“曾经叱咤风云的女人,我真的不相信这么快就收手?;蛉?,我能肯定一点,你回国绝对不只是落叶归根这么简单!”

    华夫人眯了眯眼:“那殿下认为我是要做什么呢?”

    “这个嘛,”聂柔抬了抬手上的茶盏:“你说,这杯茶是我的,别人就不能喝?!?br />

    华夫人笑了笑:“哪有人会抢别人的茶来喝的?很没素质的行为呢?!?br />

    “会抢的,因为抢茶喝的人,很渴啊??炜仕懒?,而他面前就只有一杯茶?!?br />

    华夫人直直的盯着聂柔手里的那杯茶,脑海里出现了汤且莹的样子……这个女人渴哪,渴到快死的地步,然后就抢了她的男人!

    这个女人怎么就只抢她的人,难道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吗?!

    “或者说呢,”看到华夫人眸里的阴狠,聂柔知道只要再推华夫一把,那她的目的就达成:“这杯茶是仙液琼浆,世间少见。本来在你手上,却让别人喝了。不管怎么说,喝了这杯茶的人现在,活得很幸福?!?br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