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網游動漫 > 昨日之門 > 章節目錄 第 347章 器官

富勒姆球迷数量:章節目錄 第 347章 器官

    楊睿在大院外等了一會兒,十分鐘后陳廣夏開著車來了。對方將車停在門口,降下車窗靜靜的等著。楊睿走上前,將東西遞給陳廣夏。陳廣夏檢查了下,隨即開車離開。過程中彼此都沒說過一句話,偶爾的眼神對視,彼此之間都充滿了濃濃的敵意。那敵意不是為他們自己,而是為他們很重要的人。

    隨后的時間里,余杉跟楊睿、丁大侃聊了很多,刨去時空門,以及他個喬思恩怨的起因,能說的幾乎都說了。也許余杉有一天能找到回到原本時空的辦法,到那時也許他會將原本的一切都向眼前的兩個兄弟坦白。

    說到后來,楊睿突然說:“哥,要不要找幾個人手?我能保證,肯定可靠?!?br />
    不用想也知道,除了丁大侃這個異類,楊睿的朋友跟楊睿幾乎都是同一種人,要么木訥,要么就是一根筋。

    余杉沉吟了下,說:“你最好把危險性事先講清楚。另外,我能給他們的只有錢?!?br />
    “行,我跟他們聯絡聯絡?!?br />
    “另外,明天一早你抽空把我帶回的箱子給張銘昇送過去,讓他盡快處理?!?br />
    計議已定,各自就散了。今天雖然因為彼此顧慮重重沒能跟喬思面對面交流,可以通過電話交流,解開了余杉許多的困惑,卸下了身上的一部分擔子。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余杉把能做的一切全都做了,只剩下了跟喬思的最終決戰。

    這種時候,結果如何已經不是人能控制的了,所以余杉覺著他理應睡個安穩的好覺。但事實終于欲望相違,這一晚他又夢見了時空門里的情形。

    越過那些毛刺一般的時空線,余杉慢慢靠近橢圓體,那光滑反光的橢圓體上映出余杉的身影。他伸出手去觸碰,橢圓體的表面卻如同水面一樣片片漣漪。

    然后更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漣漪當中,余杉的身體變得透明,隨即四面八方整個空間全都是余杉透明的身影。那些身影層層羅列,就好似幾何體的毛刺一般,朝著無盡的深空延伸,望不到邊際。

    當透明化到了一定程度,驟然凸顯出余杉頭部的紅點。那紅點詭異的躍動著,然后其與身影頭部也出現了紅點,于是紅點就成了無數根紅色的管子,那些管子好似有生命一樣,就像一條蚯蚓一樣緩緩蠕動。

    余杉猛然驚醒,緊跟著頭疼欲裂。那猛烈的疼痛,讓他忍不住痛苦的呻吟出來。他抓緊了被子,張嘴死死咬住被頭,嘴里發出痛苦的嗚咽,任由額頭上的冷汗一層層的沁出。

    足足過了五分鐘,疼痛漸漸消退,此時的余杉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輾轉反側難以入睡,一直想著夢中的景象到底意味著什么,直到凌晨時分才慢慢入睡。

    第二天早晨,余杉是被楊睿叫醒的。余杉這才知道已經快十一點了,楊睿也是怕余杉出什么問題,這才跑過來叫醒他。

    “哥,沒睡好?”

    余杉揉著眼睛說:“嗯,做噩夢了,折騰半宿才睡著?!?br />
    楊睿遞過來一根煙,有些迷糊的余杉接過來叼在嘴上,但隨即拒絕了對方遞過來的打火機。他將煙丟在一旁,揉著臉說:“嘴里發苦,先不抽了?!?br />
    “哥,箱子我給張銘昇送去了,里邊是啥玩意啊,老張樂得直蹦高高。對了,他還問你,這次留多少錢進公司賬戶。市里已經打了招呼,開工前檢查樂果賬戶上的資金?!?br />
    “箱子里是一批藥,走私過來的?!鋇娜肥親咚焦吹?,不同的是,余杉玩兒的是時空走私。這一批藥品十足,滿滿一大旅行箱里全都是藥劑,包裝、說明之類的全都讓余杉丟掉了。阿維汀塞短期內依舊是暴利品,估計這一次脫手之后,除了彌補公司賬戶上的不足,還能剩下最少上千萬的資金?!盎贗肺腋險帕牧?,這事兒你甭管了?!?br />
    楊睿撓撓頭,又說:“哥,早晨丁大侃把大院里的人全都撒出去看場子去了……中午誰做飯???”

    呃……這倒是個問題。大院如今就剩下仨人,讓楊睿、丁大侃動手抓逃犯、跟人搏命行,讓這倆家伙做飯,怎么想怎么不靠譜。

    這難不倒余杉,他說:“我來做?!倍囁髁宋骱焓臉醇Φ胺攀愕南備菊韻?,余杉做飯如今可是一把好手。

    淘米、蒸飯,打開冰箱看看材料,心里琢磨了下,四十分鐘后,一份酸菜燉排骨,一份麻辣鱈魚就做好了。余杉刀工不咋地,畢竟沒受過專業訓練,可味道十足。兩份用小盆裝的菜,一頓飯的功夫就吃了個干干凈凈。

    吃過了飯,丁大侃招呼一聲就走了。他去接替盯伍國平的人手,繼續完成余杉交代給他的任務。楊睿倒是閑了下來,因為余杉覺著薩布麗娜已經沒有繼續盯著的價值。

    余杉盤算下時間,換上一張新的手機卡,給格日勒圖打了個電話。他必須得跟格日勒圖見上一面,一來聽聽近期別墅區的動向,二來進行下一步的安排。

    余杉將會面的地點選在了第一人民醫院,會面之后他想徹底檢查一下自己腦子里的腫瘤。

    掐著時間,余杉讓丁大侃開車去了第一人民醫院。余杉讓楊睿在車里等著,自己進了醫院里。他就像普通的患者一樣掛號,然后上樓在診室外排隊等著。

    他剛剛坐下,緊跟著格日勒圖就坐在了余杉的身邊。格日勒圖又化了妝,戴著眼鏡,一臉的絡腮胡子,看起來文藝范兒十足,不知道的絕對以為這家伙是哪個劇組的副導演。

    格日勒圖看都沒看余杉,悄然將一個牛皮紙袋遞過來,壓低聲音說:“這是近期的報告。你可以回去再看,我們長話短說,你抓緊時間?!?br />
    余杉明白格日勒圖的意思。職業間諜與上線聯絡,肯定是接觸的越少暴露的風險就越少。

    余杉收起牛皮紙袋,說:“近期潛入別墅,幫我確定里面有沒有這個人?!彼底?,余杉將喬思的照片遞了過去。

    格日勒圖默默接過去,稍有的聲音中充滿了情緒上的波動:“你瘋了?那別墅守衛森嚴……”

    “五百萬,”余杉直截了當的說:“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只要能確定這個人在沒在里面。我可以先付款?!?br />
    格日勒圖沉默著,似乎在權衡利弊得失。片刻之后,他說:“八百萬,全都換成美元?!?br />
    余杉搖搖頭:“換成美元沒問題,但我只有五百萬?!?br />
    格日勒圖二話沒說,起身就走。

    余杉皺了皺眉頭,難道是給少了?他掏出手機,猶豫著是不是將價錢提到八百萬,雖然這會讓他的資金捉襟見肘。

    這個時候,手機嗡嗡的震動了幾下,來的是一條短信。上面寫著:三天內我要見到這筆錢。

    余杉長出了口氣。總的來說,格日勒圖除了死要錢,幾乎就沒別的毛病了。余杉只需要提出要求,付出報酬,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在付出報酬之后,即便格日勒圖出了意外,余杉也不會過于愧疚。

    漫長的等待之后,前面還有好幾個人,余杉覺著傻等不是辦法。掏出手機翻找了半天號碼薄,總算找到個用得上的人——彭主任,當然,這會兒他還不是主任。

    彭主任是三院的,但醫療系統,拐著彎總能找到認識人。余杉給彭主任打了個電話,把問題一說,彭主任很熱心,告訴余大老板等著,馬上就有人招待。

    余杉趕忙給楊睿打電話,讓他帶兩條好煙上來,總不能讓人白忙活。沒一會兒,有個穿著白大褂的大夫走了過來,很客氣的問:“余杉先生是哪位?”估計彭主任說了余杉的背景。

    余杉起身:“我就是,你好?!?br />
    “哎呀,你好你好?!閉馕喚蠓蚴塹諞灰皆旱哪誑剖ナ?,跟彭主任是酒友。

    兩人寒暄一番,姜大夫親自領著余杉進了診療室,跟值班大夫說了情況,立馬優先給余杉看病。余杉說自己是復查,講了腦子里有腫瘤的情況。大夫開了一堆檢查,余杉想檢查一下身體輻射含量,可惜這兒根本就沒這項技術,于是姜大夫又帶著余杉挨個檢查室走了一遭。不過四十分鐘,就把普通患者要忙活小半天的事兒忙活完了。

    結果也很快出來了。主治醫師看著余杉的核磁共振與腦電圖等檢查結果,問了余杉的癥狀,最后說:“初步判定是良性腫瘤,保險起見最好到省醫科大,進行活檢?!?br />
    腫瘤是不是良性,余杉根本就不關心。他全部心思都用在了核磁共振圖上,看了半晌,余杉突然問:“大夫,這個腫瘤的立體圖像是個什么樣?”

    “嗯?”大夫推了推眼鏡,對于余杉問的問題感到很不可思議。但余杉身份顯赫,大夫也不好多說什么。于是想了想說:“大概像兩只刺猬抱在一起?”

    這是什么鬼形狀?

    余杉說:“就是類似蒼耳種子唄?”

    “對,你這個說法還是比較形象的?!?br />
    余杉突然感覺一顆心放在了肚子里,于是他臉上抑制不住的露出了笑容。什么狗屁腫瘤,根本就不是!要是余杉沒猜錯的話,腦子里的蒼耳種子,根本就不是什么腫瘤,而是他為了適應更高維度進化出來的器官!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