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 > 《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 正文 第2323章 偷生一宝宝98

富勒姆门将:《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 正文 第2323章 偷生一宝宝98

    而且还是爱情诗??!

    “毛虫叔,您这样的爱情观已经落伍了……”

    封林诺勾了一下嘴角,“我们现在崇尚的是: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一日不见姜酒那臭丫头,好似度日如年一样……”

    丛刚淡清清的从封林诺那年青帅气的面容上扫过,轻溢出两个字:

    “浮躁!”

    封林诺吧唧了一下嘴巴,“毛虫叔,那种感觉,你不会懂的!”

    “你亲爹等了你和你妈五年时间……”

    丛刚又浅抿了一口解腻的茶水,“那才叫长情!”

    “那你知道我跟我妈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我妈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为了我,她从不敢忤逆河屯……处处小心翼翼!”

    封林诺深吸一口,“我可不想我将来的妻子过我母亲那种艰难的日子!”

    丛刚睨了一眼认真的封林诺,淡淡道:“知道你母亲不容易,就多孝顺孝顺她!”

    封林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会的!我母亲的伟大,无人能代替!”

    “也许吧?!贝愿找馕渡畛さ挠α司?。

    “对了大毛虫,如果你知道姜酒的来历,就告诉我呗!”

    封林诺凑近过来讨好,“这可是成人之美的好事,您就成全我吧!”

    “我觉着吧……”

    丛刚拉长着声音,“这个叫姜酒的女孩儿……用不了多久就会回申城找你!或许几天,或许几个月……应该不会超过一年时间!”

    “还一年时间?那黄花菜早就凉了!”

    封林诺直哼气,“说不定她早就换了男朋友,抱得新男人归了!”

    “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

    丛刚漫不经心的说道,“就凭你的优越条件,姜酒即便要抱,要会首选抱你归的!你爹地能等你和你妈五年,你就不能等她几个月?”

    “毛叔虫,这时代不同了……曾经的你们或许可以做到情比金坚,现在都流行快餐式爱情!”

    封林诺真的不喜欢那种等待别人的感觉,“一不小心,喜欢的女人就跑没影了!俗称撒手没!”

    或许是儿童时的遭遇,让封林诺无法接受那样的干等。

    就像他跟母亲在佩特堡里,眼巴巴的等着自己的亲爹来救出自己和母亲一样!

    可惜的是:直到五年之久,他跟母亲没能等来亲爹封行朗!而是河屯主动带着他们母子回来了申城,成了报复封行朗的棋子!

    “你可以借此机会充实自己、提升自己!以最好的面貌去等姜酒回来找你!”

    丛刚淡淡的看了一眼封林诺那张酷似封行朗的脸。他能感受到封林诺不想就这么干等的纠结心情。

    封林诺微微蹙眉,“毛虫叔,该不会是我爸妈跟你说什么了吧?他们让你开导我的?你这样‘合格家长式’的劝言,根本不像您的风格??!”

    “那我什么风格呢?”丛刚不答反问。

    “……” 封林诺咬了一下唇,稍稍思考了几秒:“就是能让安安和小虫一路放养的半野生状态……那才是您的风格!”

    丛刚淡清清的笑了笑,“你跟小虫所肩负的责任不同!你可是被寄予厚望的!至于小虫……”

    丛刚朝客厅区正玩着拼图的两个孩子看了一眼,“你父母只希望他能健康快乐的成长,就足够了!”

    “那对我多不公平??!”

    封林诺孩子气的说道,“我不需要他们的厚望,我也只想健康快乐的成长!”

    “那可不行……常言道:能者多劳!”丛刚哼声。

    “啊……啊……凭什么我得多劳???”

    封林诺就差躺在地上打滚了,“我就想当个随心所欲的废物!”

    “……”这长不大的熊孩子!

    也就不奇怪封行朗每天都会脑瓜子疼了!

    要不是因为担心封行朗吃不消这样的折腾,丛刚真懒得去管他们一家的破事儿!

    “你亲爹亲妈要是听了你这话,估计能被气疯掉!”

    丛刚眉宇沉了沉,“而且,你能丢下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妹妹,满世界的去找姜酒吗?”

    不等封林诺作答,丛刚便替他回答了,“你不能!就算你找到了姜酒又能怎么样?你未满二十二,她未满二十……也给不了你婚姻!”

    “毛虫叔,你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得着那张纸?” 封林诺不以为然。

    “那你什么目的?不谈婚姻,只谈风花雪月?”丛刚问。

    封林诺静默了几秒,直截了当的问:“毛虫叔,你就是不肯告诉我姜酒的来历是么?感觉你不想让我跟姜酒好似的……”丛刚赏了封林诺一记你自己体会的冷眼,“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用更好的姿态去等待姜酒的回归!而不是每天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在荷尔蒙的作祟下,满世界的瞎溜达,以

    浪费你宝贵的学习升华时间!”

    “毛虫叔,你放心,我保证能做到学习、恋爱两不误!”封林诺信誓旦旦的保证。

    “随你的便吧!”

    丛刚不想再跟封林诺耍嘴皮子。年少轻狂的封林诺,并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劝说得进的。

    或许积极恋爱是一件美好的事儿,但执迷于其中,连学业都能荒废,怕不是他亲爹亲妈想看到的。

    “毛虫叔,以你的能力,应该能调查出姜酒的下落……对吧?”封林诺不死心的追问。

    “或许姜酒并不想让你找到她!给点儿时间,让彼此冷静下来认清自己的内心,究竟是一时的冲动,还是深情所至……不好吗?非要每天这么腻歪着?”

    丛刚有些燥意。似乎他也不擅于教育像封林诺这么大的成年人。

    但更多像是在故意的掩饰什么!

    “毛虫叔,你简直就是拆对专家??!我跟姜酒才认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你觉得我们刚刚滋生出来的感情……就能无坚不摧了?”

    封林诺一脸苦意,“当然得每天腻歪着增加和巩固感情??!”

    说直白点儿,现在年轻人的恋爱观就是边谈、边恋、边做、边爱!

    不深入的交流,哪知道合适不合适!

    “封团团……不谈了?”丛刚新启了一个话题。

    封林诺微微浅怔,“封团团是我妹妹……我大伯的女儿!”

    “装傻是吧?”

    丛刚上扬着眉宇,“或许……姜酒离开你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给你时间好好把你跟封团团的关系处理好!别让她觉得,自己是后来者居上的插足者!”

    “这是姜酒跟你说的?”

    封林诺似乎不太相信平日里冷漠到没有感情的丛刚,竟然也会跟他说这些。

    “这只是我另类的逐客令!”丛刚冷声。

    “不,我不走!今晚我得留下陪小虫!”封林诺决定今晚赖在丛刚这里。

    “你可以把小虫一起带走!”丛刚淡声。

    “别嘛毛虫叔!你就好心收留我一晚吧!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呢!”

    封林诺条件反射的想拖拽丛刚的手臂,以撒娇的方式求丛刚留下自己。

    “可我没话跟你说!”

    封林诺还没触碰到丛刚,他便起身离开了。

    “毛虫叔,不带你这么偏心眼的!” 封林诺从厨房追了出去。

    “大诺诺,你终于要走了吗?”

    封小虫欣然的问。似乎他也不想自己跟安安的平静生活被打扰。

    “要让你失望了!大诺哥今晚不走……决定留下来陪我亲爱的弟弟!”

    封林诺上前来抱弟弟虫虫;可小家伙却嫌弃的跑开了。

    “大诺诺,你还是回家吧!要当妈咪的乖宝宝!”

    “那你为什么不当乖宝宝???!” 封林诺嗤声问。

    “小虫当不了乖宝宝啦!只有大诺诺能当!”

    封小虫往外推搡着哥哥封林诺,“大诺诺你快回家吧!别光顾着跟小姑娘谈恋爱,不然妈咪又得担心你了!”

    “毛虫叔,你就留我一晚吧!”封林诺看向丛刚。

    可丛刚却神情冷漠,“小虫,送送你哥哥!”

    “大诺诺走吧!小虫给你开门!”

    封虫虫跑过去打开了智能门。那小模样是真希望哥哥走得越快越好。

    “臭小子,想我走是不是?那我就把你一起带回家当乖宝宝好了!”

    言毕,封林诺便拎起了靠在智能门边等着关门的弟弟。

    “大诺诺,你好讨厌!”封小虫挣扎着想下地。

    “这就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封林诺本指望着弟弟能帮着他给丛刚说情的,却没想小家伙如此巴不得他走。

    “大诺诺,你要是不想回家,可以去你爷爷家??!你爷爷最爱你了!”

    在小家伙的意识里:河屯只是大诺诺的爷爷!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

    封林诺强行把弟弟抱出了别墅,可小家伙实在挣扎得厉害。就差跟他动武了。

    最终,封林诺还是成全了年幼的弟弟,将他放回了地方。

    小家伙撒腿就往别墅里跑,还嫌弃智能门关得慢,手动加速把它给关上。

    被晾在别墅门外的封林诺,有些无语,又有些惆怅,更有些凄凉。

    上了奔驰车的封林诺,似乎又情不自禁的开始想姜酒了……

    “臭丫头,撩完我就跑了……

    这是要我满世界去找你么?

    欲擒故纵是么?

    千万别让我找到你!不然……就地正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