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姆农场主 > 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 > 《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 正文 第23一24章 偷生一宝宝99

富勒姆在哪个城市:《蚀骨缠绵:痴情阔少强宠妻》 正文 第23一24章 偷生一宝宝99

    封行朗推掉了晚上的饭局,火速赶回家来安抚生气中的妻子。

    激情慢慢的淡化之后,更多的是亲情的宠爱。

    封行朗早已经把林雪落当成他生命中至亲至爱的女人!只要她不高兴了,他也快乐不起来。

    雪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翻看着照片集。以女儿晚晚的照片居多。

    “老婆,看什么呢?”

    封行朗在妻子的身侧坐下,“你看咱家晚晚小时候……那叫一个漂亮!就像误入人间的可爱小天使一样!”

    每每翻看女儿的照片,封行朗俊脸上的笑意总会这么情不自禁。

    “是呢……晚晚从小到大拍的照片,要比我们全家人都多!”

    林雪落淡淡的叹了口气,“可惜了咱家诺诺,从小生活在佩特堡里,也没能留下什么照片?!?br />

    可他们母子遭受的非人待遇,却深深的刻在了记忆深处!

    虽说现在生活幸福了,也美满了,但每每追忆起过往,那些日子总会抢先跳跃出脑海。

    或许幸福生活千遍一律,但遭受的苦难却各有不同!

    封行朗拥抱过妻子,在她的脸颊上柔情的亲吻着。

    “老婆,对不起……是老公让你跟诺诺受苦了!”

    “我不苦!诺诺也是我的儿子,是我执意要生下他的!”

    林雪落抱住了丈夫的脸,“行朗,你说我是不是对诺诺和晚晚太严格了?所以晚晚才会那么抵触我?”

    “是慈父多败儿!”封行朗轻捏着妻子的手,“可能是我童年不幸的遭遇吧……就特别特别的溺爱自己的孩子!总想着给他们最好的,用满满的父爱呵护他们长大,让他们好好的享受父爱母爱

    ……错不在你!都是我太溺爱孩子了!”

    听到丈夫这番‘自我反醒’,林雪落着实的感动。

    都说不幸的童年需要一生去治愈……她真的很心疼丈夫封行朗,也能理解丈夫对孩子们的过度溺爱!

    “行朗……你别这么说嘛!其实我们的三个孩子都挺好的……诺诺懂事孝顺,小虫古灵精怪,晚晚可爱伶俐……我挺满意的!”

    林雪落抱住了丈夫的肩膀,“我只是希望他们能更好一些!”

    “晚晚呢,你多管教点儿;至于诺诺,他已经二十岁了,还是给他点儿私人成长空间吧!”

    封行朗温情的跟妻子商量着。

    “不是我不给诺诺成长空间……只是他为了泡妞儿一旷就是三天的课……也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我还指望着他继承家业呢!”

    果真如丛刚劝说封林诺那般:封林诺是被父母寄予了厚望的!所以,封林诺要承担的责任,远要比弟弟妹妹多。

    “雪落,我们不要给诺诺太多的精神压力!诺诺才二十岁,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动,就让诺诺好好的去享受他的青春年华吧!”

    封行朗的宗旨,还是以溺爱为上。他不想逼迫大儿子做他不想做的事儿。

    “如果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封行朗淡淡的轻叹一声,“那子承父业,就是梦想的枷锁!”

    “继承父业,怎么就成梦想的枷锁了?”

    雪落微微皱眉。但她能感受到丈夫封行朗对大儿子深沉的爱。

    “活着开心最重要!就让诺诺多开心几年吧!”

    封行朗揽过妻子的肩膀,将她重新拥在怀里,“老婆,自从我有了你……就觉得这辈子活得特别的踏实!”

    “少来!”

    林雪落偎依在丈夫的怀中,“我这么闹腾你,你不嫌我烦呢?是不是也觉得我有时候也挺作的?”

    “小作怡情嘛!”

    封行朗蹭着妻子的脸颊,“你就是我们一家用来捧在手心里的女王大人!”

    说真的,听着丈夫的这些土味儿情话,林雪落刚刚还忧愁的心结被解,整个人像年轻了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一样,娇羞被丈夫拥在怀里亲着。

    听到爹地声音下楼来撒娇的林晚晚小可爱,便看到了爹地正抱着妈咪使劲儿的亲了又亲。

    “咳咳!”

    林晚晚扁了扁嘴巴,故意高声咳嗽了两声以示提醒。

    沙发上正亲昵的两个人,一个维持着原姿态,一个立刻从丈夫的怀里挣扎开。

    “晚晚,你亲爱的爹地回来了……快让他抱抱你吧!”

    被爱情滋润着的女人,连话说都是这么的温柔动听。

    封林晚嘟了嘟嘴巴,“不用了,他是妈咪的丈夫,让他多抱抱妈咪吧!”

    “哟,这还吃醋上了?”

    封行朗起身去抱女儿晚晚,“你跟妈咪,都是爹地的心肝宝贝甜蜜饯!”

    ……

    这一回,林雪落没有给儿子打电话,更没有催促他赶紧回家之类的。

    而是揪着困乏的丈夫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大儿子回来。

    有那么点儿上政治课的前奏!

    封林诺赶到家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

    刚蹑手蹑脚的走进别墅想神不知鬼不觉的上楼回自己房间时,便觉得黑暗中似乎藏着某种危险气息。

    “诺诺,你回来了?吃晚饭了没有?妈咪这就给你去热晚饭?!?br />

    伴随着母亲大人的声音,客厅里的灯也亮了起来。

    看到沙发上的亲爹和亲妈,封林诺吓得一激灵。到不是害怕,而是……他知道今晚是逃不掉要挨训的命运了!

    “妈,我在义父家吃过了!”

    封林诺瞄了一眼半睡半醒中的亲爹,知道问题不大;因为有亲爹这个护犊子的家伙在,妈咪也不会教训得太狠。

    “妈,你跟亲爹怎么还没睡???”封林诺试探着问。

    “听说你三天没去学校上课了……妈咪担心你是不是遇上什么心烦的事儿不肯回家说……”

    林雪落走上前来,慈爱的拉过大儿子的一只手,“诺诺,如果你有什么心事不方便跟妈咪说,你可以跟你亲爹说??!妈咪担心你把自己憋坏了!”

    见妈咪并没有因为旷课三天的事教训自己,反而担心起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心烦的事儿……封林诺难免有些自责。

    大毛虫说得对,自己还真不能做到丢下妈咪和弟弟妹妹们,满世界的去找姜酒!

    “妈……我没事儿!就是最近贪玩,荷尔蒙过剩,加上刚谈的女朋友开溜了,所以就满申城的找她呢!”

    封林诺知道,自己要是不说出个可信的理由来,妈咪这关是真不好过。

    随即,封林诺又立刻承诺:“亲儿子答应你,从明天开始好好的去上学!以最优秀学霸的身份给您交这学期的成绩单!”

    “诺诺,找人的事,你让你亲爹和你义父去找就行了!反正你义父也一直闲着,给他点儿活干也好!你还是安心自己的学业吧!”

    林雪落总算是从儿子的口中套出了旷课三天的原因:竟然是为了找新谈的女朋友?谁家的女儿啊,竟然这么不靠谱?

    “亲儿子不是已经跟你保证了嘛……从明天开始,乖乖去上课!”

    微顿,封林诺随口又问:“对了妈咪,是谁跟你打的小报告???”

    “是你们辅导员老师打来电话的!”

    林雪落轻描淡写的应答一声,没肯交待出封团团。只有?;ち朔馔磐?,才能得到大儿子在学校的一手消息!

    “不会吧……我们的辅导员有这么闲?”封林诺喃哼。

    “饿不饿?妈咪去给你热点晚饭吃吧?!绷盅┞洳砜嘶疤?。

    “妈,不用忙了。我吃过晚饭了!再吃荷尔蒙又得过剩了!”

    封林诺朝亲爹和妈咪挥了挥手,“你们两位还是早点上楼去休息吧!要实在闲得慌,就给我再造个妹妹玩儿呗!”

    “妈咪都到快当奶奶的年龄了,还生什么生!”

    林雪落微斥,“妈咪有你们三个孩子,就足够了!”

    “行吧,你跟我亲爹看着造吧!”

    封林诺悠然一声,“那我先上楼去睡觉了!母亲大人晚安、亲爹晚安!”

    言毕,封林诺便开溜了!

    只是小有意外:今晚的妈咪格外的贤良淑德!竟然没拿柳树条追着他打?!

    等儿子上楼之后,雪落才瞪向半合眼状态中的丈夫。

    “封行朗,不是说好这次我当红脸、你当白脸的么?你怎么一声不吭???”雪落埋怨道。

    “儿子的转学手续已经办得差不多了……一个月后,他就要去剑桥了!会把这里的情啊丝啊、花啊草啊的,一刀斩断!现在说他太多,过犹不及!”

    丈夫的话,让林雪落陷入了片刻的沉默。她是真舍不得儿子离开自己……但又清楚自己不能耽误儿子的学业和前程!

    孩子们有了自己的翅膀,自然会一个个的飞离,去探索属于他们的新世界!

    “伤感了?”

    封行朗拥过妻子,“你还有我呢!我永远永远都陪伴在你的身边!打不走,骂不离!”

    “行朗……谢谢你!”林雪落回抱过丈夫,将脸埋进他的怀中。

    ……

    翌日的晨,多了一丝的烟雨气息。

    该上学的上学,该办公的办公。似乎一切又步入了正轨。

    “去一趟启北山城?!?br />

    估计是昨晚没睡好,封行朗看起来有些疲乏。

    先是找大儿子谈心,又要安慰妻子;还得抽空亲一下宝贝女儿……

    封行朗赶到启北山城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被卫康给接走了。

    至于原因,应该是不想让封行朗知道他宝贝大儿子昨晚来过他这里,而且还被他给赶走了!

    爬上三楼阳光花房的封行朗,还是有点儿小喘的??纱愿杖从迫坏钠纷潘牟?,赏着他的花,看着他的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